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鬼畜淫之秘術
鬼畜淫之秘術
在海島上綠樹成蔭的小道上,楚玉愜意的走在路上。他和幾個侍衛手里牽著繩鏈,繩鏈的一頭扣在幾頭妖獸脖子上的項圈上,只要一拉繩鏈喝道:「走」,三個妖獸就四肢交替的向前爬行,母狗似的撅著屁股,搖晃著向前。她們向前爬行的姿勢很好看,都是沉腰撅臀,晃奶露穴的,她們爬行的動作很敏捷,四肢著地伏下身來,爬得行云流水,手腳協調之極,絲毫不弱于真正的獸類,奔跑起來,敏捷如貓。

  楚玉對于花了大價錢去訓練一個妖獸嗤之以鼻,有這么多錢還不如去訓練一百個士兵來的實在呢。但是是對于訓練成的妖獸還是挺感興趣的,她們行動敏捷,單純而忠誠,如果再傳授一些高超的武技和護體功法,就是個不錯的保鏢護衛。

  但是可惜的是可能因為這個海島天氣炎熱,再加上毫無節制的蹂躪,四頭妖獸當中那個胸腹受傷最重的妖獸最后還是沒挺過去橫死在木籠里,讓楚玉可惜不已只好把她海葬了。其它妖獸也渾身惡臭的躺在木籠里奄奄一息。于是楚玉趕忙制止了對妖獸的施虐。這不把妖獸們放出來,活動活動清洗清洗。

  這些妖獸好久沒有出來活動了,所以被拴上繩子帶到樹林里以后,都歡快的撒著四肢快跑。楚玉還怕她們野性未馴抓咬人,還給她們每人上了一個口枷,把她們的小嘴都枷起來。就這樣也讓她們高興不已,跑到樹林里竟然自然而然的叉腿翹臀扶著樹干開始拉屎放尿,這是野獸的自然表現。

  林間有個天然的小溪形成的水潭,楚玉就把妖獸帶到這里,一方面是讓她們活動活動,一方面給她們洗洗身體。她們被繩索拉著,爬行在眾人前面,爬的奶晃臀搖的令人心動不已。到了水潭邊,她們主動爬進清涼的水里,這種涼爽的感覺讓她們舒服的直伸懶腰。這時楚玉他們也下水蹲在她們面前,打水沖掉她們胸前背后的污漬,再分開大腿,扒開股溝,用手替她們清洗牝穴,肛門,最后連大腿,小腿,屁股都洗得干干凈凈,才把她們帶到岸上搽拭。她們也仰面朝天的躺在草地上喘氣,也不顧這種姿勢奶穴全露。

  就在楚玉他們圍住妖獸,上下其手摸奶掏穴的時候,幾個妖獸突然跳起來,向樹林深處小溪上游飛奔而去。楚玉以為妖獸們要逃跑,于是帶人追了過去。小溪上游是個很小的瀑布,等楚玉追過去以后才發現幾個妖獸圍著瀑布嗚嗚的叫著。

  此時從上而下的激流當中,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被吊在激流下接受著瀑布的沖擊,正是那個死硬的刺客首領。她被綁在泉水下,接受著激流的沖擊,就像不停地接受著棍棒的抽打,還不時要探出頭來透氣,真是苦不堪言。

  但是她和妖獸之間有特殊的聯系方式,當她感覺附近有妖獸的氣息的時候,就試著聯系一下,于是妖獸們都聞訊趕過來了。雖然妖獸是被召喚過來的,但是也不能輕饒了。于是楚玉把這幾個妖獸綁在椰樹干上,取過皮鞭,照著妖獸雪白的后背,屁股,大腿就是一頓暴打,隨著皮鞭的是抽打,在妖獸身上留下了一道道鞭痕。幾輪皮鞭后,野性還在的妖獸被這種無休止的抽打,激起反抗之心,雖然雙手被吊住,但是雙腿還是自由的,不由蹄腿亂踢又哭又叫的。

  楚玉讓人把不聽話的妖獸兩腿大大拉開固定住,使得她的陰戶菊門都大大的暴露出來,選了一根細木棍,照著她的牝穴狠狠的抽打,直打的妖獸白眼直翻,周身的白肉一陣陣抽搐,雙眼冒起金星,下身不是一般的疼痛,于是搖著頭不住的哀求著。緊跟著垮間一陣鉆心的劇痛,尿液控制不住流了下來。再放下來以后都乖乖的翹著屁股趴成一排,再不敢有絲毫忤逆了。

  楚玉看見這個女郎還有秘術可以控制著妖獸,于是就想把她也蛻變成一頭滿地亂爬的妖獸,正好補充了失去的一只妖獸湊成兩對。于是就把這個女郎解下來,告訴她將來的命運就是變成沒有理智的牝馬母狗,不但要被人隨意淫玩,還要和狗呀馬呀等等牲口交合,完全變成和妖獸一樣的半獸人。

  這個決定讓這個女郎嚇得不輕。她手下的妖獸是怎么訓練成的她是一清二楚,如果讓她也變成這樣的妖獸,她是死都不愿意。但是讓她背叛六波羅探提的組織,她又不情愿,于是就在糾結當中,她被人按在地上,把手臂長腿對折起來綁在一起,只能以膝蓋和手肘接地爬行,而且楚玉還為她準備一個特質的皮革頭套,套在她的頭上就把她的大半個頭顱包的密不透風,讓她看不見、聽不清,只露出口鼻用來呼吸進食,然后把她和女妖獸們關在一起,讓她本能的學習妖獸們的爬行跳躍取食能力。

  于是她的感官陷入了黑暗當中,她只能像其它妖獸那樣在地上艱難的爬行,像牲口那樣伏在地上翹著屁股舔舐著餐盤進食,像母狗一樣抬腿露屄撒尿。楚玉還在她的食物里加上催人發情的春藥,于是她發情的時候就淫水長流,只好貼在其它妖獸身上摩擦求樂。

  當然出于對她的懲罰,楚玉也是時不時的把她像母狗一樣鞭打淫虐。她生活在黑暗當中,每天除了睡覺就是吃飯、拉屎撒尿、再就是和其它妖獸廝混在一起,要么就是被不知名的男人抱在懷里戲弄,而且她什么也看不見聽不見,所有的行為都要靠其它妖獸的提醒,所以她反而和妖獸親近多了。

  等過了十來天,一切都安頓好之后,楚玉帶著四只妖獸一起回到了本州的神戶港,當然一回到大阪城就受到了美竹和幽籣她們貼身女忍的責備。她們怪楚玉拋下她們自己出海,讓她們手足無措,心急如焚。還要應付各方前來拜訪的賓客,可以說是焦頭爛額,可是楚玉卻優哉游哉的跑到海外去瀟灑的玩了幾天,害得她們提心吊膽的。

  楚玉只好笑著安撫她們,說了海外逍遙島的美麗風光。并說了下次再去一定會帶上她們,前提是她們肯和大家一樣脫光光赤裸相對。果然這樣一說,羞得眾女再不敢要求同往了。讓她們在楚玉面前裸裎相對還可以,但是脫光了讓大家都看見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楚玉問最近有什么大事發生沒有,美竹說最近都是各路的人物前來拜訪楚玉,都想在海外貿易上分杯羹,都被美竹她們以楚玉靜心修養為名給打發了。

  楚玉心里冷笑著,等以后這些人看到海上貿易帶來的豐厚利潤還會更加瘋狂,他們不知道外邊的世界有多大,如果知道了在大陸以外遙遠的地方還有南洋諸國,大食波斯等國,甚至是極西之地的歐巴羅諸國,將會帶來多少財富呀,未來誰掌握了海洋,誰就是世界之王。

  但是楚玉還是覺得露露臉,和大家見見面,表示一下大將軍的親民,但是現在還有一件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挖出六波羅探提的在關西的老巢。

  這天晚上,楚玉來到了一間隱蔽的放雜物的房間。房間里面放著幾個比狗籠稍微大一些的木籠,里面趴伏著幾個赤身裸體的女人,楚玉打開籠門把她們趕了出來。這些女獸不能老關在籠子里,需要經常放出來活動活動才不會暴走反噬。

  她們現在在楚玉面前已經溫順了很多,這四個妖獸當中身材最傲人的,擁有一對沉甸甸的炮彈頭一樣的豐滿巨乳和細腰肥臀,頭上戴著嚴密的頭套的就是這些妖獸的首領。

  她已經保持這樣的狀態,四肢著地被剝奪了視力和聽力已經十幾天了,一開始她還瘋狂的掙扎著,但是在毫不起作用后就放棄了。她的生活被簡單到除了吃飯拉屎洗澡等基本的需求之外,什么都無法思考了,就這樣過了十幾天,對她來講就像過了幾年。如果一雙大手抓住她的巨乳揉捏時,要是在十幾天以前她會很憤怒,現在的她則覺得很爽,因為男人的玩弄成為她寂寥的生活當中唯一的藉慰。

  當男人放肆的玩弄她的乳房和屁股,亂交著她的肉體時,她會像野獸一樣享受這種體驗。肉體的摩擦成為她唯一的樂趣,男人的輪奸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在沒有男人奸玩的時候,她就會覺得空虛和寂寞。只有和其它的妖獸一起相互慰藉,才能讓她感到一些滿足。

  所以當楚玉把她抱在懷里,一邊把玩她的豐滿肉體,一邊解開她頭上的頭套把她解放出來時,發現她的神智已經陷入了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的狀態,這種狀態正是施展催眠術的好時機。于是在楚玉催眠術的引導下,讓她說出了所有的秘密。原來她就是六波羅探提里大名鼎鼎的刺殺組的組長天狐凜音,這次是奉了大首領九尾狐的命令,帶領手下最厲害的殺手組粉紅豹前來行刺楚玉,沒想到又失手被擒。

  她還透露一個秘密,她手下的妖獸會被特殊的手段召喚,自己回到她們大本營去,這個秘密幾乎無人知道,即使知道了不懂聯絡方式也不能控制妖獸,而她把這些秘密都吐露給了楚玉 .讓楚玉終于找到搜尋到九尾狐老巢的方法。

  于是在風高云淡的夜晚,在大阪城的高屋房檐之上,一身黑衣背插雙刀的明玉站在房頂上等待著,他的腳下是一身黑色緊身皮衣,頭戴面罩,手上戴著十只鋼爪,像一只黑豹一樣伏在那里的妖獸。這只妖獸身上的皮衣也很暴露,緊身的皮衣僅僅套在腰腹間忖托出她性感的曲線,把她一對雪白高翹的奶子和幾乎全部肥臀長腿都暴露著,只是在胯部穿著細繩編成的T型短褲,另外就是在手臂和小腿上帶著皮質手套和長靴,整個裝扮是又性感又另類。還有就是脖子上戴著的項圈顯示出她們已經是有主人的寵物了,不再是野性難馴的妖獸了。

  像這樣的妖獸被分成三個小組,暗中分散在大阪城的各處。因為據天狐說總部對這些花費巨大的妖獸還是很看重的,總是暗中召喚她們,希望有行動失敗的漏網妖獸能夠自己回到總部來。于是楚玉就帶著妖獸每晚出來轉轉,希望能找到六波羅探提在大阪的總部,據說這里就是九尾狐的老巢。

  此時的妖獸豹女伏在楚玉的小腿旁,溫順的就像撒嬌的大貓,皮質面罩下露出的一雙眼睛一到晚上就顯示出幽籣的光芒,但此時的豹女卻以諂媚的目光看著主人,一旦主人要撫摸她的身體,她就會抬起上身挺起乳房,或者翹起豐臀等著主人的愛撫。她們此時被楚玉調教的不像妖獸,倒像是淫獸了。已經習慣了被男人愛撫,再不敢反抗了,就是被男人按住性交,對她們來說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但是此時的楚玉可沒有心思去玩弄妖獸,他的目的是找到六波羅探提的老巢,報了自己被行刺的仇。他已經連續出來好幾個晚上了,再沒有結果他就要放棄了。

  就在楚玉準備放棄今晚的行動時,腳邊的妖獸突然有了反應。她仰起頭沖著一個方向凝神傾聽,然后爬起來像黑暗中捕獵的黑豹一樣,沿著房檐躥了出去。楚玉帶著人緊隨其后追了上去。妖獸在黑夜里身手尤其矯健,不受黑暗的影響,爬墻上樹無所不能。還好楚玉帶的都是輕功卓絕的好手,才沒有被妖獸靈活的身影拋下。

  就在楚玉追蹤妖獸的時候,其它兩個小組也傳來消息,他們那邊也有行動了,幾個方向的妖獸都向著同一個目標快速前進,楚玉感覺謎底就要揭開了。當三個小組匯集在一起,停在了一個建筑跟前,制住亂跑的妖獸后,楚玉看著眼前的高大建筑,眼里射出寒光。

  「果然是你們,不云天閣……」

  其實楚玉早就開始懷疑這個不云天閣了,上次自己一離開不云天閣就被人跟蹤暗殺,還有那里的女孩有些像江湖人物,再加上九尾狐一直喜歡把妓院作為據點,所以讓楚玉不得不懷疑,現在這些妖獸都把目標指向了不云天閣,這一切都說明問題了。

  沒過兩天,不云天閣收到了楚玉大將軍的行文,說過兩天大將軍要離開大阪城返回上京城了,臨走時為了感謝大阪城當地商家的厚愛,特包下了不云天閣設宴招待大家。這對于客似云來的不云天閣來說也是大好事,于是管事滿口應承下來。

  于是就在楚玉設宴的當晚,不云天閣精心準備,推掉了所有的應酬,專們接待楚玉大將軍的客人。果然到了當晚,大批的侍衛進入到不云天閣內布防守衛。

  對于楚玉這樣高貴身份的人,安排大量的侍衛進來也無可厚非,況且前不久還傳出大將軍被人刺殺過的傳聞,所以不云天上下只有全力配合了。

  到了晚上果然大批客人攜帶著禮物前來赴宴,都是想拼命巴結大將軍的當地商戶。當然在這種場合也就是一個大家見見面認識一下的過程,就這樣也已經讓來賓覺得很有面子了,更何況大將軍搞得這么隆重,包下了整個不云天閣,還動用了大批衛隊為宴會助威。于是在不云天閣內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宴會,賓主都盡興而歡,就連不云天閣也拿出了最好的東西招待大家。

  楚玉當然作為主人坐在主席上,兩邊有俏麗的頭牌藝妓在旁邊侍候著斟酒上菜,當然里面還有楚玉認識的不云天閣里的紅牌玉珠,她可是楚玉老熟人了,曾經被楚玉在浴桶里殺得個丟盔卸甲一泄千里。

  當然這次作為服侍楚玉的藝妓的她,再也不敢裝什么清純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風情萬種的為楚玉倒酒。當然楚玉還是不住的調侃她,問她最近都有沒有學什么新花樣,什么時候兩個人再切磋一下。惹得玉珠嬌媚的笑道:「將軍大人,您又在取笑小女子了,人家哪里是您的對手嘛,您可是風月場上的老手了」楚玉也笑著說:「你們不云天閣這么大的名氣,肯定風月高手不計其數,對了,怎么不見你們的花魁蝶舞小姐呢?」

  「啟稟將軍,蝶舞小姐最近身子不適,就不敢來面見大人了,就由我們來服侍大人您不是一樣的嘛」

  「呵呵,她是怕我糾纏于她吧,本大將軍還不至于那么下作吧。」「呵呵,大將軍真會說笑,來,大將軍我給您再斟滿一杯」楚玉一邊和藝妓調笑著,一邊喝酒看藝妓們的表演,顯得很自在。當然這種宴會不會持續很久,當楚玉掏出一把折扇捂著嘴打了個哈欠,這就表示主人已經下了送客令了,于是大家紛紛告辭離去。而楚玉作為主人當然要等到最后。

  這時的不云天閣內只剩下楚玉和他的侍衛們了。旁邊侍候的玉珠剛要問大將軍今晚是否留宿閣內時,只見楚玉站起身,端著一杯酒喝了以后感慨道:「花前月下無限好,可惜流水總無情。」

  說完把手中的酒杯仍在了地上。于是早已準備好的侍衛們突然翻臉,拔刀開始抓捕不云天閣里的人。旁邊侍候的兩個美女此時也變了臉色,大怒道:「你果然想對付我們不云天閣,受死吧,」說著揮掌攻了過來。

  她們一出手就是狠毒的勾魂鬼手,招招直奔楚玉的要害咽喉而來。但是楚玉此時早有準備,自然以封穴截脈手來回應,反而以詭異是角度攻向她們必救的的肋下。而且還調笑著她們:「怎么說翻臉就翻臉了,妓女呀還真是無情無義呀。」而且周圍都是楚玉的貼身侍衛,自然不會讓她們傷到楚玉。結果大家一起出招,就是高手也架不住人多,自然是被楚玉點到了一個,被侍衛們群起打到了一個,都束手就擒。

  這時侍衛們封鎖了整個不云天閣,而一群全副武裝的忍者也在猿飛幸之助的帶領下開始一間間的搜索不云天閣。就在此時,從上方的不云天閣里冒出一群黑衣衛士,在不云天閣的花魁蝶舞的指揮下,向楚玉的忍者們發動逆襲。此時的蝶舞一身緊身戎裝,手拿兩把短劍指揮著手下的武士攻擊楚玉的人。這些武士也是武技高超,悍不畏死的死士,可是在嚴陣以待有備而來的大批侍衛和同樣武技高超的忍者們面前絲毫討不了好。

  猿飛幸之助訓練的忍者當中有個狙殺組,有三十六個人被稱為三十六煞,每三個人組成合擊小組,配備飛鐮、長刀和短弩,可以進行遠中近的攻擊,每次三個人配合對付一個人,殺得不云天閣的人紛紛潰敗。

  那個蝶舞眼看沒有辦法抵擋,于是一步一步的退縮,向不云天閣的最高層退去。但是楚玉的人緊追不舍,最后把她逼到了絕境。但是這個蝶舞最后寧可跳樓身亡也不肯投降。看著這名艷名遠揚的名妓最后香消玉殞,楚玉也覺得有點可惜了,讓人厚葬了她。但是她是六波羅探提的首領,是楚玉的死對頭,這也是無奈的事。

  通過對不云天閣的徹底搜查和對抓捕的人員的刑訊,果然找到了密室里大量的六波羅探提下屬各分部的資料和一些武功秘籍,慢慢摸清了在整個關西的六波羅探提的組織活動情況。同時也證明了不云天閣的花魁蝶舞就是六波羅在關西的主事人妖狐玉藻前。有了這些資料以后就可以把關西的六波羅探提一網打盡了。

  而且資料里還有在四國活動的探提和九州國的長門探提的資料,楚玉也準備將他們一網打盡。

  楚玉很佩服這個九尾狐的狡猾。她選擇風俗場所作為自己的老巢,果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這樣既可以掩蓋來來往往的密探活動,還可以掩飾她公開活動的身份。如果沒有六波羅探提的支持,她是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就讓不云天閣成為大阪城風俗行業的魁首的。

  這次打了六波羅探提一個措手不及,可謂收獲頗豐。不但鏟除了六波羅探提在關西的最大據點,抓獲六波羅的密探無數,還繳獲了大量的六波羅的資料和物資。最主要的是除掉了六波羅探提在關西最大的頭目玉藻前。消息傳出來后,引起一片嘩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那個聞名的銷魂窟會是六波羅提最主要據點,但是在大量證據面前事實是無可辯駁,大家也就接受了。

  「聽說了嗎,不云天閣作為六波羅探提的老巢被查封了,還抓了不少人呢。」「可不是,聽說那晚大打出手,死了好多人。就連不云天閣的花魁都死了。」「可惜了閣子里那些嬌滴滴的小美人了,全都被當成密探抓走了,這以后就少了一個取樂的地方了。」

  在大阪城的大街小巷,到處流傳著關于不云天閣的話題。可是楚玉在查抄了不云天閣后,帶著大量戰利品,返回了上京城的大宅。在他的大宅里面的大牢里。

  楚玉也把當初在鬼村正那里看到的刑具都讓人仿制了一套,放在自己的大牢里,專門對付這些和他作對的女人。這次的大破六波羅探提后,抓到的女探無數盡數被他關在這里。一下子讓他的大牢人滿為患。于是他把鬼團六召來,專門對付這些女人,看看能從她們嘴里挖出點有用的資料沒有。

  于是大牢里每天被整的鬼哭狼嚎的,嚇得的人都遠遠地繞開這個地方。于是很多女人被刑訊著,透漏著大量的信息,幫助楚玉漸漸掌握了六波羅探提在關西的人脈關系,方便了阿部櫻子一步步的掌控了這個龐大的組織。而且阿部櫻子還在不停的勸降著六波羅探提的人,讓她們轉投到大摩天里來,這樣就讓大摩天快速的強大起來。

  在死亡和酷刑的威脅下,好多人選擇了和楚玉合作,被放了出去。但是還有一些死硬分子,在被榨干了情報以后,被楚玉廢掉氣脈。流放到逍遙島上成為調教母畜的材料。

  當然對于幾個六波羅探提里的重要干部,則一直關在楚玉的大牢里,其中當然包括那幾只以狐命名的女人。

  這些日子里,銀狐檁子和玉狐春子一直被赤身關在一間牢房里。雖然沒有人再來刑訊她們了,但是她們被脖子上的鐵鏈鎖在牢房的地面上,無法自由行動,也沒有人來搭理她們,她們實在是無聊的時候,就只有抱在一起相互慰藉,特別是銀狐天生好淫,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她也不挑剔了,整天趴在玉狐的身上兩個人磨著豆腐。

  當然她們有時候也會被放出來活動活動,或者帶到浴室洗浴一下。但是她們會被命令四肢著地的爬行著,就是在洗浴的時候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有獨自的浴桶或浴池,而是像洗牲口一樣被從頭到腳澆上一盆涼水,然后被人按住用粗硬的毛刷子像給母馬母牛洗澡一樣,反復的刷洗她們的乳房、肋下、腰肢、屁股、大腿等。讓她們無比懷念以前在六波羅探提里高高在上一呼百應的日子。

  那時候她們在六波羅探提里面就是女王,那些手下的男密探在她們面前大氣都不敢喘。她們先要發泄怒氣的時候,就叫這些男人跪下謝罪,甚至用腳踩那些犯了錯的男人的男根,或者叫他們跪下來給她們舔腳趾。現在一切都倒過來了,她們成了男人腳下婉轉哀鳴的牝獸,任憑牢里男人的淫辱和玩弄。而她們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因為那些人拷打女人的手段太多了。

  就在楚玉不在的日子里,她們曾經被扣在刑具上,四肢被固定住成為各種男人發泄的肉便器。也曾經被關在廁所里成為給男人吸精舔肛的廁奴。所以她們期盼著楚玉能夠早點回來,只要楚玉能夠收下她們當私奴,她們愿意放棄一切自尊,只求能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當有一天聽到楚玉回來了召喚她們時,她們高興的一路快爬著來到楚玉面前。楚玉在大牢里也布置了一間和鬼村正的地牢里一樣的華麗房間,里面也是鋪著厚厚的地毯。楚玉就坐在房間里的軟塌上喝著小酒,等著兩個女犯被帶過來。

  不一會兒,門開了,兩條靚麗的身影被狗繩牽著爬了進來。

  她們都被特意裝扮了一下,扎著馬尾辮子。口里帶著口枷,脖子上套著項圈,赤裸的乳房上掛著小鈴鐺,屁股后面垂著一根馬尾巴。只是在腰間隨便系了根腰帶就是她們唯一的一點遮羞物。她們爬到楚玉面前,翹臀低腰伏在楚玉腳下,還要伸長舌頭露出讒涎欲滴的樣子,十足一幅母狗的樣子。

  楚玉悠閑地的喝著小酒,用眼角斜瞅了她們一眼。用淡淡的口氣說:「知道我為什么今天把你們找來嗎?」

  兩女一起搖著頭,表示不知道。楚玉笑著說:「你們的大本營被老子給摧毀了,現在六波羅探提在關西的組織遭到重創,就連你們的大首領都讓老子給弄死了。」

  楚玉的話讓兩女大吃一驚。她們知道這個玉藻前總是神神秘秘的,就連她們也沒有見過她的真容,更不知道她一直躲在哪里。那個玉藻前總是遙控著她們,還把她們當著她在外邊的替身,所以這些女狐才在六波羅探提里擁有很高的地位。

  現在這一切都煙消云散了嗎?她們以后永無出頭之日了嗎?這一切太不真實了,讓她們一時不敢相信。

  楚玉看她們一時接受不了事實,于是又拍了一下手。門又開了,一個豐滿的身影又爬了進來。這是一只渾身女豹打扮的妖女,渾身穿著緊身的皮衣,露出全部的胸脯和大腿屁股,此外還戴著皮手套和小皮靴。但是頭上也戴著完整的頭套把她的眼耳全部都遮擋住了。她憑著楚玉口中的召喚聲扭臀晃乳著爬到楚玉的腳邊,然后乖乖的依偎在楚玉腿旁。

  兩狐看著此女豐滿的腰身覺得曾似相識,但是因為她的半張臉都被頭套蒙住了,所以看不出到底是何方神圣。楚玉摸著這個女郎的下巴感慨的說:「現在我給你們介紹一下你們的同伴,她就是六波羅探提里大名鼎鼎的狙殺組組長天狐,曾經追著老子的屁股后面刺殺老子,還讓老子受了不小的傷,可惜最后還是功敗垂成反而變成了老子的獵物。」。

  說完捏住豹女的一只奶頭狠狠的擰了一把。這個女郎疼得一哆嗦,但是依然乖乖的趴在那里不敢動。楚玉說完解開了豹女的頭套,讓大家看清她的面容。

  同為九尾狐玉藻前的手下大將,銀狐和玉狐自然是見過天狐的,知道她是玉藻前身邊的紅人,就連她都被楚玉降服了,看來楚玉說的不假,在關西的六波羅探提全完了。想到這里玉狐不由得面如死灰,心中最后一點希望也破滅了。

  楚玉接著又放肆的拍摸著天狐的光滑肉臀,無不遺憾的說:「可惜九尾狐自殺身亡,靈狐不知所蹤,要不然你們這群狐女今天就可以齊聚一堂了。」楚玉的話讓玉狐春子不由得哀由心生,悄悄地抽噎起來。楚玉一腳把她踹倒在地,罵道:「哭什么哭,你們落在我手里還算好的,總算小命保住了。如果把你們交給內閣的刑房,你們可能更是活的豬狗不如」楚玉的話讓她們清醒過來,她們掙著爬到楚玉腳邊,請求楚玉收她們為私奴,她們愿意以后忠心為楚玉效勞。楚玉揮揮手:「先不說這個,讓我看看你們最近被調教的如何,起來給老子跳支舞看看。」

  兩女無奈只好站起身,在楚玉面前開始扭動她們妖嬈性感的白皙身體。能被選為狐女的無不是美麗妖嬈的女子,而且她們的武技,智謀和領導能力也高出一般女人很多,如果能夠把她們收服,將來會是楚玉手下的一股助力。但是怎樣收服她們而不被反噬是個很大的問題。

  于是楚玉又跑去請教了雪舞。這個雪舞也是忍界的天才少女,對很多稀奇古怪的忍術都有涉獵。這個雪舞就傳授了一門在催眠術的基礎上施展的秘術,叫做陰陽鎖。實際上是在男女雙方結成一種精神契約,結成契約的男女就形成了主仆關系,不解了陰陽鎖就永遠解除不掉這種關系。被陰陽鎖控制的女人就會死心塌地的為主人奉獻一切,永遠脫離不了主人的控制。

  當然這種秘術是催眠控魂術的升級版,需要精神氣三方面都很強大的人才能施展。而此時的楚玉在和女人交媾的過程中經過多次使出雙修術吸收了不少女人的陰氣,使他的實力上升很快,基本上是滿足了實行陰陽鎖的條件。

  今天楚玉就打算在這幾個女人身上實驗一下陰陽鎖的威力。這種陰陽鎖需要在男女交媾的時候施加在對方身上。于是楚玉就先看看這幾個女人能夠多大程度接受這種秘術。兩人女人在楚玉面前賣力的扭動著赤裸的身體,帶動著胸前的小鈴鐺不停地晃動亂響。而楚玉坐在軟榻上,懷里抱著天狐的身子,手順著她的豐腴的胸腹朝著她的下腹部摸去。自送被她咬了雞巴以后,楚玉雖然之后狠狠的懲罰了她,但還是不愿輕易讓她口交,除非給她上一個口枷。

  天狐身體僵直著身體依偎在楚玉身旁,還有些不情愿的分開大腿,讓楚玉富有魔力的手指穿過溝壑,撥開花瓣插入到女人最神秘的花徑中。楚玉彎曲著手指在天狐的下腹部放肆的摳弄著,直扣得女郎身體發軟,渾身酥麻,于是靠得楚玉身上更緊了。楚玉的手指靈活而多變,專門在女郎體內尋徑探幽,或者撥開包皮揉捏那顆小小的紅豆。就憑楚玉的高超技巧,很快就讓女郎氣喘吁吁,淫水長流不止。

  而其它兩個狐女也在楚玉面前扭了半天身子了,還當著他的面一手搓揉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在自己胯間放肆的自瀆,讓自己很快濕潤起來。

  看到她們也是發情了以后,楚玉牽著三個狐女脖子上的項圈,把她們帶到隔壁的房間里。那里準備有幾張楚玉新做的逍遙椅。楚玉給幾個狐女戴上一直擴張嘴巴的口枷,把她們分別綁在三張逍遙椅上。這種逍遙椅兩邊有扶手,上面有洞有皮索可以分別縛住女人的手腳,讓她們向上彎曲起雙腿徹底抬高展露出下體。

  而且椅背可以調節高低,可以讓女人變成臀高頭低的姿勢,方便男人采摘女人的幾個洞。

  這時玉狐一看見這張逍遙椅就知道男人想要干什么,于是想到這段時間被男人綁在逍遙椅上不停的被虐淫的過程,不由得腿心里更濕潤了。但是又抗拒不了,只好眼睜睜的被楚玉綁在逍遙椅上動彈不得。

  三個狐女被綁成一排,一雙粉腿被拉到頭上,左右分開,抬臀露屄被牢牢束縛在逍遙椅上。楚玉圍著她們三個不停地轉著,手摸舌舔著她們的玉體,讓她們渾身酸軟的難受。就連下體的陰門和肉蒂都失陷在楚玉手中,被楚玉摸得充血而腫脹。而且楚玉玩了一會,還找出一根偽陽具,硬把玉洞的肉唇頂開,慢慢的蜿蜒而進,熟練的在春潮洶涌的洞穴里抽插起來。

  「啊……。嗚嗚……。呀……。」三女不停的嬌啼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渾身癱軟在逍遙椅上。身下的玉洞里不停地流淌著白液。她們歇斯底里的叫著,玉首狂搖,粉臉扭曲。原來有的已經尿了身子。

  「好了,老子就讓你們一趟,下面用你們的嘴巴了」楚玉笑著,掏出雞巴,拉動扳手使逍遙椅一頭徐徐升起,讓女人頭下腳上的幾乎倒立在身前,然后一挺身硬把雞巴塞進女人的擴張口器中,開始使勁挺動腰肢,開始在三張玉嘴里快速進出,在里面瘋狂攪動,就像強奸女人一樣在女人的口中抽插著。

  女人的嘴里都被卡上了口枷,這樣只能張得大大的被楚玉肆意捅插而不用擔心被她們咬到。但是這樣無形中少了很多快感,只有深深的插入她們的喉嚨深處,迫使她們喉頭干嘔痙攣才能不斷帶來快感。楚玉把她們的小嘴當成肉屄來干,每次肉棒都能插進她們的喉嚨里,直嗆得幾個女人眼淚直流。

  這個逍遙椅果然不錯,通過不同的扳手可以隨意擺弄女人的身體,女人的肉體好像玩具一樣任由楚玉玩弄,既不能逢迎獻媚,也沒法躲避,只能任由楚玉肆意玩弄。楚玉輪流跨坐在三個女郎的頭臉上,在逍遙椅的幫助下,完全不顧女人的難受,從各個角度捅插著三個大嘴。還好三個女郎最近一直都被調教著,已經能夠適應男人的各種稀奇古怪的玩弄,所以雖然有不適應,但還是堅持下來。

  等楚玉的肉棒在女人的口中變得又粗又硬,暴露出布滿青筋的猙獰面目后,才拔出肉棒。調節好逍遙椅的角度,從前面巨大的肉棒在天狐的陰阜上抽打幾下,然后頂開她毫無防范的蜜縫,一槍頂到了頂頭。楚玉在三個狐女中最想收服的就是這個天狐凜音,因為她不但最硬氣,而且身懷控制妖獸的秘術。更何況她還是刺殺楚玉的罪魁禍首,就讓她先吃老子一棒,看她以后還那么硬氣不。

  男人的肉棒像根燒熱的火棒一樣,插在女人的花心里。楚玉的男根特別粗長,可以輕易的捅到女人的陰徑深處,那雞蛋大的肉頭在里面塞得花徑滿滿實實的,確實讓女人快活的不得了。就連天狐這樣堅強的女人,都不得不承認楚玉的天生異稟,沉迷于和楚玉的交媾快感當中。她雖然能夠控制自己的思想,但是控制不了身體帶來的快感,那一波一波的快感像不停的海浪一樣沖擊著她的神經,讓她大張著嘴想叫又叫不出來,只能嗚嗚的承受著男根的抽插。以她的角度剛好可以看見楚玉的粗肉棒在自己的兩股間快速的進出,每次進出都帶出滴滴的白液。

  她還想保持著清醒,告訴自己一定不要達到高潮,一定不能高潮,可是在昏昏沉沉當中,她突然纖腰向上猛弓,兩腿使勁向內合攏,忍不住收臀夾腿,達到了一次高潮。可是楚玉依然沒有停下來,他的肉棒在吸收女人的陰氣后更加粗長可怖,棒頭竟然頂開了花心內的蚌肉上的玉關,頂進了女郎的子宮內,在女郎再次達到高潮的時候,楚玉也在她的子宮里爽快的激射了一回,同時運用陰陽鎖的法門,在女人的子宮內留下了他的印記,使她的神魂都被控制在楚玉手中。此時大丟過的女郎仰趟在逍遙椅上,陷入到高潮后的巔峰當中,渾不知在她的陰阜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符印,就隱藏在她的陰毛當中,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在給天狐種下陰陽鎖以后,楚玉拔出肉棒,還保持著堅挺高昂的狀態。然后來的玉狐身前,撲在她的滑嫩玉體上,接著挑槍直干。玉狐的身體很敏感,被男人滾燙的身體一擁,就忍不住渾身顫抖春情勃發了。當楚玉的大肉棒在她體內縱橫馳騁的時候,她就忍不住用下體緊緊夾住楚玉的肉棒,就像要把它化在自己體內。她的花心也是一種名器,叫做金門緊鎖。可以在里面藏東西,還能緊緊的鎖住男人的肉棒,讓它在里面射了以后,陽精一滴都不會流出來。正因為身體敏感,所以玉狐春子更容易達到高潮,楚玉還沒搞幾十下,就讓玉狐泄的一塌糊涂,最后還是乖乖讓楚玉在子宮內射了精留下了印記。

  而對待銀狐這種比較淫蕩的女人,楚玉的辦法就是扶著她的屁股大力的干她,越是粗魯的動作越是讓她快活。楚玉解開銀狐的身體。讓她趴在逍遙椅上,翹著屁股對著楚玉。椅背上有個圓洞可以容納女人把頭顱伸進去固定住,這樣無論怎么樣身體都無法躲避,被人從后面狠狠的猛操了一通,這時的銀狐反而向后晃著屁股使勁迎合著肉棒的捅插,對于她來說什么溫柔也不需要,只要大力的搗插就是對她饑渴的身體最大的慰藉。而楚玉這種軍人出身的人,本來就不喜歡慢慢騰騰,就喜歡直來直去,用力的去頂女人的屁股,去搗穿女人的宮門,讓她屈服在自己大肉棒下。

  最后銀狐還是招架不住,被干的高潮迭起。本來她的床上之術還是挺厲害的,但是不知為什么和楚玉做過以后,身子就特別容易高潮,僅僅是單調的捅插了百來十下就讓她泄的欲仙欲死。當然感覺不到最后楚玉在她的體內種下了陰陽鎖。

  這種陰陽鎖的秘術是雙修術和催眠術相結合的一種秘術,這種方式也叫精魂注入,是巫師用來控制鼎爐的一種手段。

  被種下陰陽鎖的女人明顯對楚玉的態度就不一樣了,她們看著楚玉的眼光都是一種依戀不已的目光。而且楚玉只要一發怒,心中一動,這些女人立刻手軟腳軟的癱在地上,難受的痛苦不堪。當楚玉把她們放下來以后,她們幾乎虛脫得毫無行動能力的從逍遙椅上下來,任由下體還有陽精和淫水尿液從大腿根部淅淅瀝瀝的流淌下來而不去擦拭。

  「你們很好,你們是誰?」楚玉坐在木椅上,欣賞著眼前這些赤裸的豐滿女諜。

  「我們是主人最忠心的奴仆,為了主人我們愿意貢獻出自己的一切」幾個女人不帶任何感情的說。

  「很好,以后你們就稱呼我為主人,要把你們的全部身心都奉獻給主人」明玉很滿意的說道。

  「是的,主人,我們知道了……」她們終于垂下了高貴的頭顱。

  于是楚玉又收到了幾個忠實可靠的部下。他給這種秘術取了一個新名字叫陰陽同心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