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第一戰
第一戰
***    ***    ***    ***
  「對于大阪這座城市的人來說一個寒冷的冬天已經過去了現在窗外展現的是不斷飛逝的是初春的美景行人們攜家帶口地出來踏青夕陽西下這是多么美麗的景色啊,Sherry你說呢?」現在是第二天的傍晚如約而至的星探帶我坐上了她的跑車在高速路上飛馳她一邊把車開得飛快一邊卻在輕松地感嘆

  「無聊」我坐在汽車的前排看著窗外努力記住來時的路線并不愿意接她的話今晚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我來到地下角斗場的首戰即使我的性格一向冷淡此刻也感受到了一絲緊張和興奮

  汽車并沒有在高速公路上開多久就拐入了一條岔路來到了一片建筑群前如果此刻沒有人告訴我這就是大阪市的地下角斗場我一定會認為這里是有錢人打高爾夫球或者是類似的地方這里伴山依水風景優美完全沒有血腥或是暴力的氣息「難以置信嗎?每個第一次來這里的格斗家都是如此呢。這里既是地下格斗場,也是一個休閑的度假山莊,這樣既能節省成本,也能相互促進,我們老板的腦子可是很精明的。」星探一邊為我解說著一邊帶我走進了最中間的大樓經過一段向下的樓梯眼前驟然開闊起來我難得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此刻展現我眼前的與其說是一個擂臺倒不如說是一個宏大的運動場面積足有近百平米的擂臺和環繞著擂臺的層層疊疊超過千人的觀眾席卻完全隱藏在了地下這簡直是我聞所未聞的「我們的老板想先找您聊聊,不如我們先過去吧」星探在我耳邊說著帶著我走進了位于擂臺斜上方的一座房間

  房間里鋪設豪華卻空無一人星探走到位于房間正中的圓桌旁拿起一部手機低聲說了幾句再把手機遞給了我「Sherry小姐嗎?感謝您的大駕光臨」電話里傳出的是一串毫無聲調的電子音我不由得發出一聲冷哼「鼠輩」「這可沒辦法,對于我這種做地下生意的人來說,這些都是保護自己的必要手段,不提這些了,來和你談談我們的協定吧:今晚第二場就將是您的比賽只要您能打敗對手就能夠成為我們的常駐角斗手,我們會保護您的安全,并且之后的每次比賽勝利我們都會為您送上獎勵。」「比賽什么時候開始?」我并不想和他廢話「比賽將在天黑后開始您是第二場出戰的比賽選手」我沒有回答默認了他的說法

  天色黑的很快不一會兒我來時空曠的觀眾席上就坐滿了人我和星探坐在之前的貴賓室里我看了看手中比賽單問道「第一場是」linTia「vs」黑狼,LinTia應該是個女選手的名字吧,這里經常會有男女對抗嗎?「坐在我身旁的星探低聲答道」是的我們這里經常會安排一些男女對抗很多實力很強的女選手都會選擇來我們這里角斗,您看,觀眾席上很多女性都是這些女角斗手的粉絲呢。譬如LinTia,她在這里已經取得了十五連勝了她對我們的要求是只和男性選手角斗很多人都是特意來看她的。「說話間觀眾席已經暗了下來只有擂臺上閃耀著最亮的燈光兩位格斗選手依次登場

  黑狼是一個中年男子他黝黑的皮膚上八塊肌肉棱角分明顯得非常壯碩可是此刻卻顯得十分謹慎而他的對手Lin則顯得和正常選手完全不同一頭粉色的長發披在嬌嫩的臉旁雖然她長著一張年幼的臉卻有著極其傲人的身材豐滿的兩乳簡直要將她身上血紅的旗袍撐爆旗袍兩側的縫一直裂到了大腿根露出了只用一根帶子系起來的胖次腿雖然不算長卻細的盈盈一握腿上穿著黑色的高筒絲襪腳上還穿著一雙高跟鞋可以說她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雖然看起來不是能打的選手但之前十五連勝的戰績卻讓人絲毫不敢有所輕視「叮鈴!」一聲鈴響開啟了今天的比賽

  黑狼顯然對眼前的對手十分畏懼他不敢上前主動進攻而是選擇在原地擺開標準的防守架勢無論玫瑰從什么方向進攻都會遭到猛烈的反擊「這場比賽可能會很焦灼」我在心里做出了判斷

  可是事實卻令我吃了一驚面對著全面防守的敵人她并沒有選擇向前進攻而是向后一步快速踏在了邊繩上用力向著對手越出她的動作極快在只在一瞬間她就已經飛到了對手面前黑狼明顯不知該如何應對面對著眼前的敵人他選擇向一旁閃避但是Lin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料他只來得及跨出一步飛在空中的玫瑰就已經到了他的頭頂Lin顯得極有經驗她將雙腿張開在黑狼的頭上著陸成功地騎在了他的頭上再借著慣性將腿下的男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不給黑狼一絲反應的時間再度收緊大腿切斷了他的呼吸

  黑狼被對方一系列的快速動作給玩暈等他反應過來時對手已經對他形成了直接的壓制對方穿著黑絲的大腿狠狠地夾在了他的脖子上像一條捕獵的蟒蛇般收緊他雙手伸向了夾在脖子上的大腿試圖將其拉開卻發現對方穿著的黑色絲襪極其光滑他的手抓在上面幾乎無法發力隨著呼吸的停滯他的反抗越來越微弱觀眾們通過擂臺正上方的高清顯示屏清楚的看到了一切已經發出了勝利的歡呼

  面對著無力抵抗的對手Lin并沒有選擇直接將其KO而是慢慢地松開了大腿此時意識迷糊的黑狼連忙開始呼吸可是等他剛吸進一半新鮮的空氣夾在他脖子上的大腿便繼續收緊將這一口氣掐滅在氣管里這次Lin卻選擇了不斷收緊大腿黑狼的臉漲得通紅出現了失神的狀態Lin看了看他的臉松開了他的大腿雙手從黑狼的腋下穿過壓住了他的雙手腳則慢慢地脫下了他的短褲讓他的JJ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她并沒有選擇用腳直接踩踏而是轉過了腳用兩只露在高跟鞋外側的小腳面慢慢的摩擦她那雙極滑的黑絲令足下的男人無力抵擋隨著JJ慢慢地充血腫脹她又更換了姿勢用她高跟鞋長長的鞋跟戳著黑狼的馬眼隨著這樣暴力的足交黑狼毫無抵抗地交出了他的尊嚴無奈地射了出來

  觀眾們的掌聲和歡呼聲不絕于耳直到Lin松開對黑狼的壓制慢慢地站了起來宣布比賽大家才慢慢地停下喧嘩聲這時擂臺上出現了一些身材勁爆的啦啦隊開始熱舞

  星探看了我一眼問道「接下來就是您的比賽了,請問您需要什么要的戰斗服呢?我們的更衣室里的衣服應該能滿足您的需求。」「不用了」我帶上來時提著的袋子走了進去不一會兒就完成了換衣

  「又是女仆裝?您的服裝可真有特點呢」星探無奈道是的我又穿上了一身黑白相間的女仆裝和昨夜唯一不同的是我穿上了一雙雪白的乳膠長靴這是可是我為了今晚提前準備的好東西穿上了它我展現腿功的時候就方便多了雖然對這次格斗充滿信心但對手比較不是那些不良少年所能比擬的保持足夠的謹慎是我在十二歲就領會的道理

  隨著燈光再次熄滅我走上了擂臺的入場口順著漆黑的入口往前走著傳承自血脈的欲望使我的瞳孔變得血紅再走一步就是擂臺了我的對手此時已在臺上耀武揚威他是一個精壯的少年渾身結實的肌肉令人不敢小覷他揮動著拳頭打出的力量仿佛使得空氣都產生了波動但我并沒有關注他翻身一躍跳上了擂臺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似乎并沒有把握放在眼里毫無防備的站在我面前以他高我一頭的身高居高臨下地看著我我看向他的眼睛令我驚訝的是他并沒有感受到我絲毫的威脅居然放肆地盯著我的胸部我毫不猶豫地向前走了一步此刻展現在他眼前的立刻從我的胸部變成了我鄙視的面孔他好像吃了一驚立刻退后拉開距離這時鈴聲響起拉開了比賽的序幕

  他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將我戰敗以達到他變態的目的一拳直直地向我打來我立刻抓住他的拳頭一個滑步到了他的身后右腳重重地踢在了他的背上「遲鈍」我語氣冰冷地給出評價再向前一沖貼到了他的背后此刻他匆忙地轉身正迎上我冷酷的臉他明顯吃了一驚我并沒有攻擊而是等他回過神后向后退開躲過了他的拳頭我心里涌過一陣失望本來以為能有勢均力敵的對手但眼前這個人和我的水平明顯不是一個等級的「快點結束吧」我的施虐心催動著我

  「要開始了」我出言警告看著他慌忙舉起雙臂想要格擋我毫不猶豫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不給他任何反應時間他的肩膀再度被我踢中此刻他的抵擋對我來說已經可有可無我的右腿收回后再度踢出正中他的小腿以我的腿力足以踢碎木樁如果不是他擁有長期抗打的體魄此刻早已被我踢飛但我踢在他小腿的這一腳打破了他的平衡他此刻雖然看起來還在站立實際上已經完全被我所掌控這也是長靴的好處了它雖然不像公主鞋那樣優雅美觀但在我高速飛踢時卻必不可少我一聲冷哼踢中了他的肚子他的身體像蝦米一樣折疊起來我看了看他此刻因痛苦而扭曲的臉發出了我在十六歲那年掌握的絕技我的腿在空中不斷踢出他的臉上身上紛紛被擊中就好像是在暴雨中被不斷打擊的荷葉隨著最后一下擊中他的脖子他已經在強烈的痛苦中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我突發奇想轉過身去讓我穿著的黑色內褲和他的臉來了一次重重的接觸頂得他向后飛出摔倒在了地上觀眾席上已經一片嘩然大家呼喊著我的名字我就在這如海潮般的歡呼聲中慢慢地走向了我倒地的對手

  「呵呵呵呵呵」我發出陣陣冷笑仿佛在看著一盤美餐我脫下了長靴露出了黑色的小腳我的腳型非常美觀即使是穿著厚厚的襪子也能激起對手的性欲站在他的面前我伸出右腳用力地跺了下去他的身體一陣扭曲我乘機抓住了他不自覺揚起的雙腿右腳不斷用力碾動著他的下體這正是性交中常見的「電氣按摩」但在此刻我的腳下卻顯出暴力的美感

  面對著如此強烈的刺激他的手臂舉了起來卻又不知是因為不愿放棄此刻的享受還是身體無力并沒有抓住我的腿我自信任何正常的男人都無法在此刻控制住自己不到兩分鐘他的下體已是不受控制的抖動顯然是射了出來我可不打算這么輕易的放過他我收回右腳抬起了我的左腳踩住了他的蛋蛋再順著他那根已經硬如鋼鐵的棍狀物向上摩擦收回來繼續之前的動作襪子粗糙的纖維和他的褲子摩擦發出的沙沙聲更是令他心神不寧這時他的手抓住了我的小腿臉上露出了哀求之色慢慢地搖著頭「怎么了,之前的氣勢呢?」我嘲諷道一腳踢開了他的手繼續用力摩擦他根本無力抵擋著我的攻勢只能搖著頭任由我再度激發他的沖動我的腳越動越快看著他的JJ已經向著他的身體彎曲我知道差不多了用力地最后一次摩擦腳向前踢出仿佛打開了一個開關「射出來吧」他滿臉通紅身體再度抽動射出了他生命的精華

  可是此刻我內心的施虐心任未平息我看著他倒在地上兩眼緊閉滿臉通紅的樣子并沒有放下我的腳而是踩住他的JJ像踩踏一樣向下壓他遭受此痛苦再度睜開了雙眼滿臉絕望的神色「被打敗了,對手怎么處理都不為過吧。像你這樣的抵抗程度…是想再來一次嗎?變態」我原地坐了下來伸出我的右腳再度踩在了他已經泛白的短褲上他的JJ腫脹的像是要從褲襠中掙脫出來

  這一次我沒有選擇什么花哨的動作而是單純地擠壓著他的下體他的身體本因射精過多而虛弱在被我抓住雙腿的情況下只能毫無作用的抖動「剛才在不到5分鐘的時間內,你就已經被我榨出來兩次了,那么,這次的時間是多久呢?」他的下體硬度非常正好滿足了我揉虐的快感光是肉體的調教并不能滿足我我一邊擠壓著他的身體一邊用語言羞辱他「你知道嗎,在我遇到的人中,你可是最差勁的,即使是大阪街上那些游蕩的不良少年,在我看來都比你好呢。」「你知道我為什么要用足技嗎?因為這樣能讓對手感覺屈辱,可你連這樣都能射出來…真是最無能的變態呢」在我不斷的語言攻勢下他終于是再度繳械投降噴射著白濁的液體這次他的射精量遠遠地超過了之前的數量連我的襪子上都沾上了白色的液體可我并沒有停住動作讓他不斷地噴射著精華最后他的褲子上泛起一絲殷紅再看向他的臉已經是失去了神志嘴角還留出一絲白沫我陶醉于快感之中伸腳到他臉上擦了擦就在觀眾的歡呼聲中提著靴子跳下臺去

  早已等候在臺下的星探為我遞上來時傳的運動鞋帶著我回到了休閑室這時房間里的電話又響了星探接起來低聲回答了幾句話就把電話遞給我默默地走出了房間我拿起電話又聽到了那個煩人的合成音「真沒想到,能在大阪遇到和北川池田有著一樣的血瞳的人,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他的直系后代才會在嗜血時露出這樣的眼瞳,你和他是什么關系呢?我想想,你應該是他唯一的女兒吧,現在所有人都以為你死了,你說,我該怎么處理你呢?」我的身體感到一陣寒流涌動仿佛已經不屬于我恐懼已經扼住了我的喉嚨使我發不出一個音節他停頓了一下繼續說著「不過,我還是選擇保護你。你知道嗎,你的父親年輕時也是角斗場里的明星,雖然最終他沒有和我走上同一條路,卻也幫過我不少忙。既然他還有血脈留存,我也不能破壞他最后的愿望。這樣吧,Sherry,我答應你,只要你能在這里連續贏下50場比賽打破你父親的記錄,我就把當年殺你父親的兇手下落告訴你。記住,今后千萬不要再露出血瞳了。」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全身的血液仿佛又流回了我的心臟坐在豪華卻又空無一人的休息室里父親的臉又浮現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眶漸漸濕潤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