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布衣神相-葉夢色
布衣神相-葉夢色
那晚葉夢色皓白的小衫,半領和小袖襯著丹鳳紅色的滾邊,「袖口里露出水綠的內衣;她揮彈著琴弦的手勢與柔靜的瓜子臉相村托,有人能比她清,也不能比她艷。自李布衣走了,葉夢色依舊哼那楚人的歌,清兮婉兮,頎而長兮,仿若李布衣那渾厚的聲音依棲在金玉滿堂的玳瑁梁上舞影翩翩,妒羨旁人的趙飛燕,然而瞬即斜陽暗淡;秋風蕭瑟,余暉中燕去巢空。

  葉夢色用她尖秀的小手彈起月琴。唱千百年前,湘妃的望蒼梧而位得竹淚斑斑,歌古時大河之東的美女麗人,織霧務絹絲之衣,苦等一年一度相會的情馥意境,歌屬古調,唱成古曲,那歌聲纖細而清潔,像融化在心里一陣透冰的涼。葉楚甚的神情卻越發的孤寂。

  屋外,鐘石秀伏窗細看,那日雖遭李布衣重創,卻不忍心離開,直到李布衣離開了吐月鎮才接近了吐月客棧,本想突襲葉楚甚,捋走葉夢色。卻不料發現葉楚甚的神情奇怪,懵然醒悟原來他竟然愛的是他妹妹!聽那曲憂悒清雅,越發的讓鐘石秀如同火焰在心里焚燒著。發誓為之不惜一死。

  鐘石秀輕輕的窗紙點破,伸入了裝了「五淫散」的鶴嘴壺,慢慢的將那稀淡的白煙吹入屋中。

  葉夢色感覺一陣眩暈,身子一搖,臉上桃色更甚,葉楚甚無端的丹田涌上一股熱氣,臉上的神色越發的奇怪。嘆了一聲:「妹,你真美!」葉夢色將琴放下。

  站了起來,不自覺的一晃,玉手扶住桌子。窗外的鐘石秀看在眼中只覺得楚腰一溺,弱不勝衣,都無法形容這似醉帶嗅的清麗。翻身進入屋中,葉楚甚猛的一驚,「你這賊子還敢前來!」想沖上去卻是腳下一軟。

  「哼,你這小貨色也敢和鐘大爺搶女人!」隨手封住了葉楚甚幾處穴道。

  葉夢色腳步一浮回過身來,星眸半張,兩面包子似的玉頰紅了大片。吐氣若蘭,鐘石秀心中一蕩,扶住了葉夢色,鐘石秀一把抓住她的腿,雙手齊用力一扯,「嘶,嘶」二聲,葉夢色紫色勁裝肩。肩腿被撕裂了一大片,露出令人珍憐莫已而怦然心動的雪白。

  葉夢色的腰后仰著,烏發披在臉上、肩上,心中因還存的強烈羞恥而低吟了一聲。

  葉楚甚用燒痛了似的眼神盯著他,癲、狂、怒、憤在他體內冷冽的爆炸開來,可是他卻抵御不了「五淫散」的侵襲,下半身卻被燒痛了起來。

  ——妹妹就要受辱。

  ——心神不定居然被下藥也不知道。

  ——自己竟要眼看妹妹遭那禽獸盡情奸辱!

  ——自己竟抑制不住下身的燒痛!!

  他不能動。不能救。不能做任何事。他只求不要讓自己也被獸性湮沒。

  鐘石秀忘了傷痛,向葉夢色美麗的紅唇吻去。鼻際聞到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手里扶著的是軟若無骨的恫體,奇怪的是平時葉夢色如此高挑明媚。骨肉勻停,但著手卻軟如棉絮。葉夢色嬌喘一聲,抿起雙眼,雪玉也似的臉桃花樣的紅。葉夢色的一條藕臂,卻摟了過來,因臂至肩的衣服已被撕破。微賁的胸肌嫩得比絲絹還柔滑。鐘石秀一把抱起了葉夢色走向床邊,卻聽葉夢色吹氣若蘭的叫了一聲:

  「李大哥。」鐘石秀不禁一震:「原來她心中想的竟然是那清酸的布衣!竟是將我重創,壞我好事的相士!」此時葉夢色臉上媚態更盈,春意未減,眼兒半合,體內的藥力,也發作到了巔峰,她竟「嗤」地撕開了自己的衣服。鐘石秀一把撕下了紫色的褻衣,整個淑乳挺了出來。

  紅莓傲立。

  微賁如丘。

  鐘石秀只覺喉頭咕嚕一聲,心血澎騰,幾乎要噴出血來。

  他被她燃燒了。

  他尋找處子的溫香,鉆入那暖軟的盆地,他以臉埋人那微澎的秀峰間,感受處子獨特的氣息,那兩點蓓蕾卻是應舌而起。傲立出滿室春意。他輕咬蓓蕾,臉摸拂著另一半微峰。葉夢色蕩氣口腸、紊系萬千、愁腸百結、宛轉哀怨又一聲「李大哥」,鐘石秀一驚,不能再玩戲了,一定要先占有了她,對于這個女人,他是得不到她的心,雖然他可以為她不惜一死。

  不管怎樣。

  一定要占了她。

  葉楚甚只覺得是自己奸污了妹妹,只覺得體內一陣急寒、一陣慘熱,使他覺得既不是在人間,亦不是在地獄,他不能動。

  ——他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夢色受辱,他居然愈挺愈烈!

  ***********************************《葉夢色》中沒有著意描寫這段迷奸,想來應該是非常精彩的。而原文是在鐘石秀已經占有了葉夢色后葉楚甚才回來刺傷了鐘石秀,為了更精彩點所以讓葉楚甚看到妹妹受辱,并且自己也可以和妹妹(葉楚甚是葉夢色父親葉鵬旅的義子)有一手應該很精彩吧。不過小弟沒什么文才,很多都是根據溫瑞安書中的描寫所改,也盡力的有一些自己的東西。小弟覺得溫瑞安的書中有很多可以加工的情色題材,為什么改他書的文很少呢。好象只見過改《逆水寒》。希望擅長改武俠的大哥們多改改溫瑞安的書。比如《妖紅》、《慘綠》中襲邪奸污孫搖紅,孫疆先奸而后食其妻,孫疆和孫搖紅的父女亂倫。《溫柔一刀》中白愁飛奸雷純。還有寫寫唐方,桑小娥,女神捕龍舌蘭,都是很好的材料啊。大概是沒有金庸小說那么普及吧,所以無人提筆。小弟決定以后要出這類題材的色文。雖然出文慢,但是小弟會盡力!

  ***********************************他慢慢解開了褲子。

  他要她——她那么的媚,微挺的胸,桃色的靨,光滑的柔膚,處子的幽香。

  他要占有她。

  他亮出了他的劍,猶如洪荒前伺機而動的獨腳獸,紫紅的角直對著這個清白之軀,他分開了她雪白的腿,殺的死人的弧線,那溫暖而微狹的縫隙,仿若等他解甲歸劍的鞘。

  他要挺身而上,挺劍直入……

  ***    ***    ***    ***葉楚甚只覺得轟的一聲,火樹銀花,一齊狂舞,開始是一道金光,在頭頂啪的炸落下來,在體里電掣閃爍狂舞不已。快而密集的連環炸響,化作數十度強光烈光,在體中不住迸爆迅濺,映得通室光明,如在烈火之中。葉楚甚呼的站了起來,發出一聲震怒。掠身沖向鐘石秀下了殺手。鐘石秀正覺得體內的洪魔欲破體而出,不可稍抑,探門而入時先聽一聲暴吼,那一劍已刺向后心,他猛的抱著葉夢色一轉身,那一劍刺向夢色白璧的背。葉楚甚力收雷霆的一劍,劍柄回挫全然擊在自己的心房。葉楚甚哇的吐出一口鮮血,盡噴在那玉琢般的背上正似夢色桃花般的一笑。鐘石秀翻身躍進一路點了葉楚甚七八處穴道。葉楚甚萎縮摔在地上。

  鐘石秀從衣中取出「五淫散」,捏開了葉楚甚的嘴全部灌入其中。

  葉楚甚只覺在焚燒焰火之中,體內的洪荒猛獸,直欲破體而出,以開天辟地、滅絕人寰之勢進破而出,皆踞一點。

  「便宜了你小子,來,讓你得點甜頭。」

  鐘石秀扶過了嬌情無力的葉夢色,一把拉了葉楚甚的腰帶,撕開了褲子。

  「不……要……」葉楚甚屏住最后的理智。

  他動不得。

  他的刀直沖云天。

  夢色的臉在眼中。

  夢色纖纖細手竟握住了他那幾欲繃出血的刀。

  鐘石秀握住葉夢色的手上下一挫。

  他閉上了眼,卻浮現出葉夢色白皙惹人珍惜的輪廊,令人怦然動心的媚,他崩潰了。他仿若覺得那刀深深插入著夢色那一處天地。「啊……夢色……」他爆發了,如熔巖涌出,盡數噴在葉夢色胸腹之間,那粉紅蓓蕾,如絲青發,芳菲蘄草,混上如打翻的湯粥,交織成一副邪惡的圖畫,葉楚甚全身若置于另一處空間,噗的噴出一大口紫金色的血昏了過去。

  「便宜了你,該老子爽一下了。」

  鐘石秀拉起夢色,擦凈她身上穢物和背后的鮮血,嘴以吻上夢色吐氣如蘭的秀口,「恩~ 恩……」葉夢色從鼻息透出沁人心腹悠轉纏綿的呻吟聲,鐘石秀只覺得身下有如要爆裂一般,當下把著葉夢色一只手撫上自己那邪惡堅槍,上下撫弄著,綿綿玉手,與往日奸淫的平常女子倒是另一番風味,想著也不禁將手伸向葉夢色香草芳菲的處女地,只覺那一道溫暖的裂縫足以使人肝腦涂地,不惜一切,手指插入的瞬間葉夢色渾身一抖,手上也微力一握,「哦……」鐘石秀只覺得寶貝一攥之下陽精欲破體而出,忙一斂心神,怎能未破其身先泄元陽,轉念想到一更催情之法,暫放了夢色在床上,卻去將葉楚甚用纏絲索捆在椅上,點上幾處穴道,以擦精布帛塞緊其口,一盆冷水潑在葉楚甚臉上,葉楚甚猛的驚醒,只見鐘石秀一陣淫笑,「好戲上演怎能忘了叫起兄弟你呢。哈哈哈哈……」葉夢色淫意更甚,一手已經伸向身下,插入了自己嫩穴之中,鐘石秀看到心血賁張,撲到床中,拔開玉手道:「好妹子,有哥哥我呢。」當下分開夢色秀腿,扶著金槍緩緩探入。

  ***********************************實在是難,毫無才氣的小弟想模仿溫瑞安的筆法實在是反類犬了,連自己都覺得太過做作,你說人家老溫咋寫的呢。越寫自己越沒信心,實在是力不從心,眾位情色大家可以指導小弟怎么才能描寫作愛時依舊玩弄溫氏的語言游戲呢。如有續寫的兄弟實在是感激不盡,兄弟出文實在太慢,而且越出越爛。不知道曼聯和sexwx兄弟有改寫溫小說的興趣嗎。

  ***********************************看著妹妹受辱,自己嘴中竟然含著自己的元陽,他那委瑣的下體竟然再度勃起。

  他狠死了自己,他心高氣傲,闖蕩江湖意氣風發。

  可是他現在連動都動不了,自己心愛的妹妹受辱他竟然興奮的起來。

  妹妹的手竟然促使了他的爆發!

  他想毀了自己,只求不見這人間慘劇,可是——他——死——不——了——一只螞蟻都可以欺辱他,葉楚甚驚怒之間,加上過量五淫散的服入,使他變成了別人腳下的螻蟻,沒有選擇,不能動,甚至不能死,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禽獸奸污自己的妹妹!

  鐘石秀看著嬌喘噓噓的葉夢色,「寶貝,哥哥來了。」他的「寶貝」開始進入她那讓人發狂到不能自拔,情愿肝腦涂地的溫暖狹逢里,處女的緊籀差點要了他的靈魂,他的槍以觸碰到了如帛之膜,他就是要撕裂她,他要去除那層羈絆,他用力一頂,「啊——大哥——啊」葉夢色嬌艷的輕呼卻同時換起兩個男人的獸欲。

  葉楚甚看到睚眥欲裂,卻憤恨之中又燃起另一種獸欲,那不是他曾想要的嗎。

  他也在要著她嗎,他眼里的月亮已開始崩裂成三十七塊,腦里有十六只灰蝴蝶,振翅跌落,蒙住心房,嗅覺、聽覺、味覺、視覺,都成了羞辱的感覺——這感覺象一壺燒燙的烈酒,夢色那杏仁般的皮膚仿佛只在他口中呵含,凌亂散動的黑發一絲絲抽在他身上,高揚的雙腿,近乎茫然有放蕩的呻吟,給了他莫大的沖擊,我奸了我的妹妹。他的長槍在狹小的包容中進退若趨。

  鐘石秀扳過葉夢色的身子,他跪在她身后,他要征服了她,他的小腹就在她的臀間磨蹭著,拍打著,這個時候葉夢色激蕩的發絲在她雪玉雕鐫般的胴體上回纏,葉楚甚想發出狂吼越只嘆出鼻息的哼聲。

  鐘石秀是一直注意著葉楚甚的,看著他神情變換莫測,鐘石秀只覺得醍醐灌頂般的興奮,他喜歡看他的神色,雙重受辱卻帶給葉楚甚多重的興奮,他要凌辱他!他發誓要徹底摧垮這個自命不凡的年輕俊杰。

  鐘石秀又奮力的推進了三百個回合,只感到自己那槍足足粗上了一倍,「啊,夢色。干死你這小賤貨——啊——」猛的向前一推,那沖動如山洪爆發,一抖一抖盡數交于了葉夢色。「恩——啊——好哥哥,再快,」葉夢色恍惚中只感覺體內的鐵棒漲到將她整個的撕裂,里面如打翻了粥湯,炙燒她傷痛的密處,可那密處也一收一合,她只想夾緊那鐵棒,只求他再深再久的插她。「好哥哥,不要停,燙死小妹了。小妹都給了你了。」鐘石秀泄了精那話迅速的委瑣的從那讓他欲死欲仙的肉縫中退出。他卻還不滿意。看著葉楚甚憤恨無助卻兼淫褻的眼神,鐘石秀抱起了葉夢色,走向縛著葉楚甚的椅子,看著葉楚甚漲大了兩三倍的暗紅的命根,嘖嘖的罵道:「你個什么東西,看自己妹妹被奸還挺了個了不得,噴你妹妹一身精,還稱的上了一正義俠士,哈哈哈哈……」葉楚甚臉色變的紫金,仿佛能滴下了血。

  鐘石秀抱著癱軟無力的葉夢色,將葉夢色那密處遞向了葉楚甚的眼前,落紅桃花,夾雜白稠陽精,葉楚甚只求這噩夢快點結束。他動不的,他竭力想合上雙眼,可是他卻連自己的眼瞼都控制不住,他只求速死。

  他的眼神告訴鐘石秀殺了我吧,否則總有一天會碎其尸,啖其骨,可鐘石秀卻淡然一笑,「小子,老子還沒陪你們兄妹玩夠,那舍得要了你的命啊,今天也讓你嘗嘗人間絕色美味。」鐘石秀將葉夢色密處分開,對著葉楚甚的堅槍放了下去。

  葉夢色感覺炙熱的私處再次擠入一物,竟比剛才那鐵棒更粗更堅,溝起未平的欲望,媚聲連連,「好大哥,更深一點嗎。」葉夢色以不是那個清兮婉兮,頎而長兮,柔美清艷的葉夢色了,變的嬌淫媚蕩,徹徹底底的淫娃蕩婦。

  葉楚甚的肉棒被夾的魂飛魄散,那溫濕的密縫仿若無底黑洞,吸著他愈挺愈進。

  ***********************************兄弟是盡力了,可仍然無法避免虎頭蛇尾,寫的已經偏離了我本身的想法,失去了僅存的一點的溫瑞安的味道,而且把這部小說中如此凄美的角色寫到如此不堪,可憐了葉夢色。老溫他紅粉知己伴他游山玩水,肆意放蕩當然寫的出好的色文,可憐了小弟我。對著嗡嗡做響的電腦搜盡心思胡編亂造,媽的風扇響的跟抽油煙機似的。大哥們,你們的回復才是我最大的動力,支持我寫下去。不過更希望有能和兄弟一齊改寫溫書的,也給兄弟一些好的建議和借鑒!

  ***********************************葉楚甚呼吸急促起來,不知何時,鐘石秀解開了葉楚甚的穴道和絲鎖。

  葉楚甚看到葉夢色臉上的鮮潤多羞的紅潮,忍不住把手伸向那暈微賁的饅丘,葉夢色喘息緊促起來,難以呼吸而伸長的脖子,脫了力似的向后仰著,涂上一層玉脂般的乳峰在空中劃出攝人新魄的弧線,那雪白細勻的頸,讓葉楚甚忍不住將唇蓋上去。

  葉夢色媚眼如絲,身子下漲癢無比,葉楚甚卻不動分毫,使的她嬌喘噓噓,葉夢色提起手抱住葉楚甚的頭,半瞇著眼將嘴湊過去,他的唇印在她憂愁的眼上,身子貼著身子,磨擦著仿似最后和最初的暖意,直至肌膚呵暖著肌膚,唇印著唇。

  她已經不滿足葉夢色的靜止,她開始紐動了腰肢,用她的磨刀石磨起了他的堅槍,直到他的漲痛完全燃燒了下體,他捧住葉夢色有著也著瓷碗般勻美的圓臀,上下抽動起來。

  鐘石秀直看的熱血賁張,身下那話又英姿雄發,卻也無意就此破壞這邪艷美景,只見葉楚甚愈發的挺動急速,帶出啪啪的響動,只激的葉夢色水濺不斷,鐘石秀暗嘆:「果真極品,想不出清艷如梅的她發了情也如此這般的狂野,只是不知為何卻不似剛才那樣浪聲呻吟,只在口中清呼。」葉楚甚擁著這忽冷忽熱嬌憐,呻吟的胴體,心跳的狂烈,口也干的唇痛,他只覺得她在他身上消融,她卻緊緊扣住了他的槍,束縛著他無法動彈,簌的一股溫熱包容著他,他甚至想死在了她那里,他大力的扯動著她緊挺的酥胸,使她乳上兩點紅梅痙攣起來,葉楚甚低吼一聲,他的身體爆發在了她的體內,卻在也無法再使出一絲一毫的氣力。

  葉楚甚卻突然清醒了。

  妹妹竟然在他的懷中嬌喘。

  他居然緊捏著妹妹的蓓蕾。

  他那不堪之物從妹妹下體萎縮退出。

  妹妹那里桃花點點,還慢慢擠出晦白黏液。

  葉楚甚的感覺象一壺燙燒的烈酒,在身體燃燒,他羞辱萬分,使他發出野獸般的嚎叫,銳利的將空氣生生割出了破洞。

  鐘石秀看著葉楚甚悲痛而羞辱的神情,淫笑更甚,閃電似封上葉楚甚的穴道,抱起了葉夢色。

  「如此佳人,用一次豈不可惜,哈哈哈哈,老子還沒試過玩這樣美人的嘴呢,老子才不玩你泄過了的洞穴,留著給你自己收拾。」說著,讓葉夢色跪在自己身前,捏著葉夢色的腮,將丑惡無比的那話塞入葉夢色的口中,不停抽插著。葉夢色神情恍惚,漸漸失去了媚態,卻依然渾渾噩噩,頭只隨鐘石秀的插入而不停晃動,青絲在空中飄舞,發燙鼓脹的頰卻一如小籠包似嫩滑,兩點蓓蕾因身體動蕩分外挺立。

  葉楚甚嫉恨交加,嗡的昏死過去。

  鐘石秀的下身經過葉夢色玉齒時的刺痛格外讓他興奮,當他的槍頭刺及她的喉腔那濕滑緊搐的感覺一如她的處女之身,沒幾下他就繳了械,他拔出槍,一汩汩陽精盡打在葉夢色的臉上,發中,他泄了欲,整理好了衣物,將葉楚甚和葉夢色一正一反搬上了床,葉楚甚的那物軟綿綿的趴在葉夢色的臉上,葉夢色的玉洞正對著葉楚甚的頭,觀賞一番,大笑著出了門。

  鐘石秀走出客棧突然想著那日見到過一清麗的少婦與李布衣一同離去,那女子卻象極了葉夢色,只是多了一份雍容,看她和李布衣親密之態,唯有控住了她方能擒住布衣,思索著,腦中有了一個計劃。

  ***********************************改《葉夢色》暫時就此告一段落了,自己也清楚的很,四不如三,三不如二,二不如一,草草收尾是因為沒什么文學功底寫這種古代的小說敘述起來很難,而對于這么好的一個角色又不知道究竟要如何奸淫。失敗……不過畢竟是第一篇武俠方面的作品,大家要多給予支持咯!我認為此文的成功之處是溫瑞安的好人物容易抓住人心,失敗之處是溫瑞安的好文筆另我束手束腳,無法更深入的描寫,用過于露骨的言語和細節描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