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內部會議福利多
內部會議福利多
大學畢業后,我進入一家大型國營系統工作,待遇算好,屬于白領一族,平日工作比較忙碌,而且系統內會議特多,大都會選擇一些好地方,比如風景區或四星級以上的賓館。讓我們在工作煩勞之余,有閑暇輕松以下神經。我的這次外遇就是在系統內的一次會議期間(其實,平時也沒有時間)。


  這是發生在97年7月份的一次系統內學習的會議期間的故事。地點就在北京郊外的一處度假村內。會議時間將近一個月。這次會議的議題比較多,分成幾個組,采用邊討論邊學習的方式。


  與我分在同一組有三男二女,其中有一個北方女孩小伊,人長得不算特別漂亮,但皮膚干凈白皙,一頭長發,身材很好,屬于看起來蠻可愛的類型。討論問題時有一股執著,不輕易妥協。因為我在系統內工作時間比較長,專業知識和經驗多一些,我的觀點通常會得到小組成員的認同,幾個同事也都喜歡和我討論一些問題。我們的日程安排一般是白天開會、討論,晚上偶而也會討論,大部分的晚上時間可以自由運動,我與小伊相比其他組員相比,接觸多一些。我們有時會打打乒乓球、羽毛球或網球,玩的比較投入。有時,也探討一些專業問題。剛開始,我們沒有感覺到什么,但男女長時間的這樣在一起工作和生活,尤其是遠離家人和故鄉,慢慢的就難免會滋長起一些兒女情長,一股暖暖的情調漸漸彌漫開來。也許是逐漸熟悉的緣故,有時,小伊常常在一些小事上對我耍起脾氣來。


  一個周五的傍晚,我們小組打網球,與我對壘的是兩個女孩子,其中一個球技較好,而小伊則稍稍遜色一點。有幾局我與另外一個女孩對打,而與小伊調侃說,你再練兩天才能和我對壘。球還沒有打完,我已經明顯感覺到小伊又在生我的氣了,不過我也沒有十分在意,心想,一會哄一哄她也就沒事了。


  大約在1個半小時左右,我們結束了球賽。各人收拾東西回房間洗涑,我悄悄在她耳邊說,一會我們出去散散步吧。小伊沒有回答,我知道這就算默許了。


  半小時后,我一個電話過去后,我們兩就走出了度假村。


  天已經暗下來了,因為是郊外的度假村,此時的村外除了一些夏蟲鳴叫之外,竟是一片寂靜。村外大約100米左右修建了一處山野公園,也作為度假村的配套休閑的去處。腳下是一條沙石小路,兩邊是稀疏的幽暗的燈光。一路上我們竟然默默無語,本來想好的逗她開心的話語仿佛飛到了九霄云外,一句也說不出來,實際上已經沒有必要再說。在這么美好的氣氛中,誰還會記得剛才生氣的事呢。


  這個公園不大,基本保留了自然地貌。高低錯落的樹木,怪石嶙峋的小山,山上還流淌著一泓小小的、細細的泉水。此時的我與她,其實并沒有一點欣賞景致的心情,心中對彼此的渴望正一點點、一點點會聚,形成了一股洶涌的暗流,我能聽到小伊的不均勻的喘息聲,感覺到她起伏不斷的胸脯的涌動。我們在泉水旁站了大約十分鐘,我再也按捺不住了,側過身,將她攬在我的懷里,小伊順從的象個貓,將頭埋在我的胸前。我慢慢的撫摩她的還飄著洗發液的頭發,她的裸露雙臂的肩膀,她的完美曲線的后背,她的圓圓的臀部,我清清地抬起她的頭,那似開似合的眼眸,那滾燙深重的呼吸,鼓勵我溫柔地吻了她,她也吐出軟軟的舌尖回吻我。那一刻,我真的醉了。我輕聲問她,是否還生我的氣,她竟然捶打起我的胸來,說我好壞,總欺負她。我回答她說我真的就想一直這樣欺負你。我一邊與她調情,一邊移動到幽暗處,在我想拉起她裙子的時候,她俯在我的耳邊說,我們會房間吧,我怕這里的蟲子。實際上,雖然我確實有點把持不住了,但我也不想在這蚊蟲眾多的環境下作愛,我這樣做就是在等待她的這句話。


  我倆回去的腳步比來時要匆匆得多。


  順便提一下,我們會議的條件還沒有達到每人一套房間的地步,不過與我一起住的伙伴是北京人。下午會議一結束就立刻回市內了,在周一早晨才會回來,這一點我們都無比清楚。事隔多年我還要感謝我北京的那位室友。是他創造了小伊和我歡好的條件。這咱先暫且不表,還是言回正傳。


  我們匆匆趕回了我的房間。第一件事當然是將門鎖好,燈關上,窗簾拉嚴。


  我們的窗簾是兩層的,我只拉上了一層,院子里的燈光多少還能透過少許(我們是度假村,所有的房間都是平房)。房間里保留著朦朦朧朧的光亮,恍惚間,竟然感覺天地萬物與我無關,我只想享受我們兩個人的溫柔。


  我和小伊面對面的站著,我慢慢的除去她的衣衫,解開她的胸罩,褪下她的綿質褲頭,抱起她,輕輕的放在床上。我很快除掉了自己的所有衣褲,變得赤條條的。我壓抑著澎湃的激情,決心慢慢享受眼前的可愛的女人。我坐在小伊的腳邊,從上到下仔細打量著這個一絲不掛的尤物,這個下午以前還是我系統內的其他省份的同事,現在已經是屬于我任意擺弄的女人。小伊確實算得上一個真正的女人,皮膚凝如白脂,乳房堅挺適中,纖腰款款,陰庭高高隆起,陰毛整整齊齊,仿佛剛剛梳理過。在淡淡的光亮投射中,簡直不可方物。


  慣有的女孩子的自尊使得她一直閉著眼睛,雙腿緊緊的并攏著。我輕輕地壓在她的身上,她的皮膚竟是這樣光滑,有一種涼涼的感覺,我用我的舌尖添著她的唇,吹著她的耳根,吻著她的脖頸,小聲說著,你好美。小伊環抱著我的后背,喉嚨里傳出一種說不清楚的聲音。我把玩著她兩個小巧的乳房,親吻著兩個有點憤怒的乳頭,我移動著我的頭到她的腹部,用我的舌頭梳理著她的油黑的陰毛,在我想進一步用舌頭探幽訪勝的時候,小伊抓住我的頭發,說不。我沒有進一步行動,我知道,小伊剛剛結婚幾個月,還沒有真正領略到男歡女愛的意境,尤其在親吻性器的行為上還會有一些排斥。于是,我分開她的腿,讓我早已怒發沖冠的小弟弟抵到她的兩腿之間。這時,女孩子的羞怯感使得她本能的推拒著我的進入,還說我只要這樣抱著她,她就滿足了。我知道這個時候的女孩子的說話是當不得真的。我還是堅決地進入了她。她包裹得我很緊,里面很滋潤。我盡量放溫柔些,以免弄痛了她。這次作愛大約持續了三個小時的時間。小伊很滿足,對我說,自結婚以來,她心里一直有點害怕作愛,但今天給她的感覺很不同,說真的很感謝我。當天晚上,小伊沒有在我的房間留宿,因為怕同房間的人說長道短。


  不過,在第二天的白天、晚上,第三天的白天、晚上和以后的周末我們都盡量找時間享受二人世界。我也曾經為她口交過,小伊的陰唇很平展,含在口里軟軟的,細細的,有如吃龍蝦的感覺;陰道分泌物沒有任何異味,這和我以后的情人有很大區別。我為小伊口交是一種很享受的行為,事后多年還能回憶起那種龍蝦般的口感。


  那次會議持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結束了。之后我和小伊各奔東西,再也沒有見過面。最初還偶有聯絡,后來,聽說她考上了北京某高校的研究生,而我也換了單位,便徹底失去了聯系。實際上,我們也沒有真正想再聯系,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的緣分也就是那么一小段時間。與其做無謂的電話相思,不如留下一個美好的記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