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許久不曾高潮了
許久不曾高潮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來到了這個論壇,算計著也有將近2個月的時間了。每次上來都默默地觀看網友們寫的文章,我主要是看些有關夫妻交換的內容。感覺有些是真實的,有些卻是杜撰出來的或者抄襲來的,不是很真實。每次看到一些精彩的描述,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沖動,漸漸地,有了想把自己親身經歷的一些過程寫出來的沖動,希望能和有親身經歷的朋友們互相交流,也希望和有想法還沒有行動的朋友們共勉。

  我們結婚有10年了,兒子也有8歲了,一個幸福的3口之家。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婚姻的生活從開始的激情到有了孩子后的興奮,漸漸地再到后來的平淡無味。10年啊,聽起來是那么的漫長,然而感覺卻又是那么的短暫。我們從風華正茂的青年,轉眼之間就要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了,時間洗刷著一切,留給我們的卻是歷經歲月的痕跡。我們不再年輕,不再擁有激情,剩下的只是公式化的生活程式,家—單位—家。內容也只是一成不變的:老人、孩子、柴米油鹽醬醋茶。曾經讓我們希冀的兩性生活也失去了往日的精彩,就好像每日必吃的一日三餐,索然無味,然而又不得不吃,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視覺疲勞吧!在床上,我們就像兩個熟悉的陌生人一樣,機械地不帶任何欲望地運動著,仿佛兒子在完成老師交給的作業一樣,有那么一點點的不情愿,又不能不去完成。這也許就是生活吧!

  不能否認,在這平淡的日子里,我們雙方都不能避免地開始了一些小動作。

  其實,我們互相都能感覺得到。雖然都掩飾得很好,但畢竟是10年夫妻了,一些細微的不易察覺的變化互相都能體察得到的,只是為了家庭,誰也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而已。具體發展到什么階段了,也就各自心里清楚,沒有人提及,也沒有人阻攔。不過,有一點是相同的,誰也不會做出傷害我們這個家庭的事情。

  我們都期

  待著迎接生活中新的一頁就此打開。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們一直默默無語。但是,我知道我們倆人現在都是心潮起伏,思緒萬千,不知道前面等著我們的將是一個怎樣的景象。經過一天溫泉里的放縱,我們又回到了那熟悉而又枯燥的現實生活中來,扮演著屬于我們各自的那份角色。到學校接上孩子,回到家中,例行公事一樣吃完飯,看著兒子學習,安頓他睡覺,我們也回到溫暖而舒適的床上。倚在床頭,我看著報紙,妻子看著書。往常我們會隨便瞎聊幾句瑣事、見聞,然而今天卻都沉默無語了。我隨意翻著當天的報紙,滿篇的文字我卻一個字也沒看進去,也不知道為什么,只是覺得腦子里亂亂的,沒有一點頭緒。最終,還是我打破了沉默,我轉頭對妻子問道:『你覺得行嗎?』妻子好像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或許她現在也和我一樣,頭腦紛亂,看書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妻子放下手中的書,看了看我,又眨了眨眼睛,稍微思索了一下答道:『我也不知道!』『那你想嗎?

  』我接著問道,『嗯……,怎么說呢?有點想,但又害怕!』『怕什么?』我問她,其實我心里又何嘗不是有點擔心呢?妻子想了想,這時我看到她不再像少女般柔嫩的臉龐上泛起了些許淡淡的紅暈,輕聲地答道:『我也說不清楚!』是啊!

  『害怕』多么簡單明了的兩個字呀,然而此時此刻,這兩個字所包含的內容卻又是那么的豐富,讓人說不清、道不明,又仿佛像一個鉛墜壓在心頭,感覺沉甸甸的。難道十年風雨同舟的經歷,就這樣會被欲望的戰車輕易的碾碎嗎?不知道!

  不知道!我實在是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是清楚的,那就是在我們的心中有一扇大門,我們都想打開它,想看看門的后面是怎樣的一個世界,期盼著門后能夠飄來一縷明媚的陽光驅散目前仿佛陰云籠罩的生活。沉思良久,我再次打破了沉默,『你覺得下一步咱們該怎么做?』『你說呢?』妻子這次沒有思考,直接說道。『要不咱們試試?』又一次沉默,稍許妻子說道:『先找找看吧,你說呢?』『行!』當得到妻子的首肯后,我懷著激動而又興奮的心情回答。我隨手把報紙扔在了床邊的地上,坐了起來,問道:『咱們怎么找?你找還是我找?』妻子微微一笑,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路出笑容,面含羞澀的嬌嗔道:『這是你們男人的事,問我干嗎?我不好意思做這事!』說完,放下手中的書,轉身睡了。

  嘿!

  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怎么就成了我一個人的事了?心里這么想,但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起身,關上燈,在黑暗中,望著已經睡覺的妻子,我又笑了。雖然是笑,但同時一種復雜的心情也涌上了心頭。管它呢,先睡吧,不管怎么說,今天還是有了意外的收獲。累了,真的累了!幾次有如少年般的放縱,搞得我們筋疲力盡。帶著我們對明天即將展開新的一頁的美好愿望,進入了夢鄉,這一晚我們都睡得很沉,很香。第二天,如同往常一樣,急急忙忙趕到了單位。

  但是,心中感到了一絲的清新與舒暢。我邁著輕快的腳步,走進了辦公室,隨即就打開了電腦。要在平時,我肯定是要先沏上一杯釅茶,打開報紙,磨蹭半天的。

  上夫妻123網,查詢會員,我一連串熟練的操作。很快,我就搜索到一堆相關的信息,沒想到,竟然是這么容易。利用工作的閑暇之余,我篩選了眾多的相關信息。沒費什么勁兒,就找到了我們同城的夫妻交友的QQ群。沒想到啊,竟然有這么多人都有如此的愛好?但是,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呢?看來還要經歷一段細致的工作呀!不管它,既然走上了這條路,就接著走吧!管它是好是壞呢,先試試再說。我立刻給群的管理發了信息,表明了我們是一對真誠的夫妻,想嘗試結交其他的夫妻朋友。一陣漫長的等待,很運氣,管理給我回復了。我們聊了起來,對方在確認了我的誠意后,要求我給他發一張我們夫妻的合影,我隨即給他發了一張存在電腦里的我們的合影照片。很簡單,他通過了我的請求,并囑咐了幾句需要注意的問題。我這個興奮呀,難以言表,但同時,我也感到了十分的緊張,畢竟是人生的第一次呀。我感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呼吸急促,滿臉潮紅,連端著茶杯的手都有些發抖了。然而,一種巨大力量的推動以及自身欲望的驅使,使我忘卻了其他的一切。群里的人還真不少,可是在線的不多。我急不可待的查看每個朋友的資料,呵呵,寫什么的都有,真是有意思。我稍微定了定神,用飛快的速度給每一位在線或不在線的朋友發出了交友信息。我懷著十分期待的心情,等待他們的回復!很快,就有了回音,我熱烈的和他們聊了起來。

  至于聊的內容嘛,我想大家都是經歷過了,無非是雙方的年齡、身高、長相什么的,當然,還說了各自對交換的想法。但是,聊了半天,我發現真誠的并且符合我們要求的人好像并不多。其實,到目前為止,我還真不知道什么樣條件的人是符合我們的要求,我只是憑著一種直觀的感覺在和他們聊著,心情是十分的緊張,但是裝的卻是很隨意的樣子。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然而卻沒有什么結果,讓我這顆熱烈而又積極的心感到悵然所失。此刻,有幾個20來歲的毛頭小伙不斷給我發信息,并且讓我給他們發照片,這是哪兒跟哪兒呀?我有些憤懣了!這么小的年紀,毛長齊了嗎?跑到這里來混,怎么可能是夫妻呢?后來才知道,這些小孩是到這里找夫妻玩3P的,可是我們不想。我沒有理他們,喝著茶,忙著手中的工作,同時也是在靜靜的等待。大約一個小時過后,我聽到電腦發出了『咚!

  咚!咚!』的仿佛是敲門的聲音,我知道有人上線了。我沒有抬眼看,依舊忙著工作。突然,『滴!滴!滴!』桌上的電腦發出了清脆悅耳的聲音,有人給我發信息了,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電腦的屏幕,剛剛上線的朋友(以下我簡稱A君)通過群里的私聊給我發了信息,我隨即放下工作,用鼠標一點,一行短字映入眼簾:『你是新來的吧?』我立即查看了他的資料,比我小2歲,不錯!直覺告訴我,這個人合適。我馬上回復:『嗯!今天剛來的』,接下來,我們攀談了起來。

  一開始,重復著先前提到的內容,聊著聊著,氣氛活躍了起來,我們互相了解了對方的情況和想法,感到熟悉了很多,言語也放開了,甚至可以說是直截了當,我知道了他們已經是很有經驗了。『你有視頻嗎?』他突然問道,我說:『沒有,我在單位,沒有視頻』,『那你們有照片嗎?』,又是要照片?我隨即反問道:

  『你們有嗎?』,『我們有視頻,如果你給我們發照片,我可以給你看我們的視頻』。啊?!

  好呀!好呀!我的大腦立即興奮了,心情也緊張了起來。這是真的嗎?難道說,昨天的許多幻想即將變成現實?腦子在飛快的運轉著,可是手卻沒有停,我在電腦中找到自認為是倆人拍的最好的合影給他發了過去。很快,對方打開了視頻,我看到了一個和我年齡相仿,顯得很精干的男人,『看到了嗎?』他問道,『看到了,看到了』我連忙回答,感覺自己興奮不已,甚至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想看看我妻子嗎?』他問,『想啊!』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呵呵,誰不想呢?聊了半天,不就是在等這個么。少頃,A君的妻子做到了屏幕前,一個豐滿的女人,我感覺比我的妻子要豐滿一些。我激動著睜大了眼睛,生怕漏了任何的點滴,我貪婪的,現在想來當時確實是貪婪的把她看了一遍。媽的,這個視頻窗口怎么這么小呀,誰發明的?就不能發明個大的窗口嗎?我心中暗暗的罵道。視頻中的女人顯得成熟而沉穩,『感覺還行嗎?』,對方說話了,嘿嘿!這是平生第一次帶著不可告人的明確目的審視著對方。說心里話,我還是比較喜歡豐滿一點的女人,視頻中的她,確實也符合我的審美要求。我說:『行,挺不錯的!』。

  接著,我就和A君的妻子聊了起來,聊的內容,我就保密了,實在不方便在這里敘述。大約一刻鐘左右,A君回到了屏幕前,打斷了我們的談話,『我們你已經看到了』,A君說道,『是,是』我連忙說道,A君接著說:『你們的照片我們也看到了,感覺也不錯,你回家和太太商量一下吧,畢竟你們是新人的,你們自己先溝通好了,明天再聯系吧!』,『好,好!』我慌慌張張的回答,感覺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的興奮中回過神來,意猶未盡!第一次的聊天就這樣結束了。

  下了班,我飛快的開著車,在下班擁堵的交通中竄著,全沒了過去對交通擁堵的滿腹牢騷,只想著快點到家。回到家中,妻子已經接完孩子回來了,看到我有點汗顏的臉龐,稍稍有些吃驚。怎么出汗了呢?不像我的風格呀!妻子好像明白了點什么,對我使了個眼神,我立刻明白了。妻子什么也沒問,我們如往常一樣,按部就班的忙完了一切。上到床上,我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的過程給她描述了一下,妻子認真地聽著,時不時的臉上泛起了似曾相識的紅暈。在我說到我的一些壞壞的想法時,妻子紅著臉,低下了頭,不再看我。她羞澀了,這是多么熟悉的神態,10年前我是多么的熟悉它呀,然而10年的光陰流轉,讓我對它又是那么的陌生了,我感到現在仿佛又撿到了一件我曾經失落的東西。我有些激亢了,我瞪著眼睛,看著妻子,妻子依舊低著頭,沒有看我,我能感覺到她的臉有些燙。片刻的沉默,我突然爆發了,兩只手有些粗暴的絕對是熟練的扯掉了妻子的睡衣,妻子有點吃驚的看著我『你要干嗎?』還沒等妻子話音完全出口,我已經把她剝得精光。干嗎?這還要問嗎?夫妻倆在床上能干嗎?我用力的把她翻過身,妻子背沖著我,趴在了床上。在我近似粗暴的動作中,她竟然能夠飛快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夫妻畢竟是夫妻呀,能夠分秒不差的達到和諧統一。我舉起已經堅挺的陰莖,對準她的隱秘洞口,嗞!陰莖整個沒入,『啊!!!』妻子大叫了一聲,腦袋一沉,倒在了枕頭上,不知道隔壁的兒子是否聽到了。我操!在沒有前戲的情況下,妻子的陰道居然如此的潤滑,讓我沒有料到。難道說,她剛才已經心猿意馬了?我沒顧著多想,繼續著我的動作。我雙手伸到妻子的胸前,握住我曾經無數次握著過的乳房,大力的揉捏著。我伏在她的背上,發泄似的在她體內抽插著,『啊!

  啊!啊!……』從我進入她的體內開始,妻子就沒有停止過她的呻吟。一陣激烈的短兵相接,在我們又一次的呼喊當中同時達到了我們已經久違了的高潮。

  稍事了休息,妻子無力的嗔道:『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了?這還用問?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嘿嘿一笑,妻子看到我有些不懷好意的笑臉,用拳頭輕輕打了我一下,轉身下床去了衛生間。我也下了床,躡手躡腳走到兒子房間的門口,輕輕推開門,看到兒子已經熟睡的面孔,微微笑了笑,帶上門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又是一個香沉沉的睡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