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馨蕊和美琳
馨蕊和美琳
這天,新婚不久的馨蕊到好朋友美琳開的美容院做護理,美琳成婚比馨蕊早大半年,這兩位出名的校花級美女都是剛剛從女孩變成小少婦,兩個閨中密友一見面,就開始興致勃勃地交流起了新婚心得。

  看到馨蕊這幾天雖然眼圈發黑,但是皮膚泛起紅潤的光澤,就像浸了水一樣嬌嫩嫩、一雙大眼水汪汪,秋波蕩漾,美琳知道這是新婚每天夜戰的效果,就悄悄問馨蕊:「馨蕊,這些天沒見到你,怎么樣,蜜月過的挺美的吧?」馨蕊笑道:「恩,是啊,嘻嘻,挺美的。」

  美琳笑道:「你們倆是不是天天晚上都不睡覺啊,看你這眼圈黑的。可別光顧著玩兒,記得做好避孕措施啊,別玩了沒幾天就懷孕啊。」馨蕊笑道:「是,我知道,我們也在避孕呢?」美琳笑道:「你們用什么方法了?我可聽說吃避孕藥,挺不好的,開始吃藥,后來想要孩子卻懷不上了,現在醫生都說避孕藥副作用太大了。」馨蕊道:「是嗎?我們幸虧沒吃,我們用避孕套呢,那你倆呢,你們用什么呀?」

  美琳道:「我們也是用的套兒,不過有時候他嫌套子感覺不爽,就摘掉套子直接肏. 」

  馨蕊道:「是啊,我也嫌戴了套子不舒服,可是也沒辦法呀,怕懷孕啊。」美琳笑道:「可不是嗎?這是沒辦法的事,雖然不舒服也沒法子,萬一懷孕就沒的玩兒了……」

  「恩,就是啊,對了,你們倆洞房那天是不是也肏了好幾次啊?」問這話時,馨蕊臉紅紅的,有點不好意思。

  美琳笑道:「我家老鄭也不知道咋那么厲害,我們玩了整整一夜呢,足足干了四回,把我累死了。我以前都沒想到我老公那么厲害,你倆呢?」馨蕊笑道:「我倆也是一宿沒睡覺,干了5回呢。」美琳道:「是嗎?那你家老陳也挺厲害呀。」

  馨蕊不好意思地道:「可不是嗎,嘻嘻,你說我倆,一開始也不會做呀,他就掐著雞巴亂頂,都找不著眼兒,嘻嘻,后來好不容易找著了,一下子就插進去了,疼死了,出了好多血呀,嚇死人了。」

  美琳笑道:「你倆可真笨啊,我和我老公是結婚前就玩過了的,所以就沒有出血了。」

  馨蕊道:「我沒有,他婚前也是總想要我,但我沒給他得逞,我怕肏出事,萬一懷孕就完了,嘻嘻,我倆可搞笑了,他肏我屄的時候他找不著眼兒不說,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他那大雞巴可粗大了,肏到后來把套子都給捅漏了,精液就射進我小屄里面了,我還真怕會懷上呢。」

  美琳聽了,格格笑起來:「怎么會這樣啊,我們可沒有,有潤滑的呀,怎么會肏破了套子呀?你屄里不出水兒嗎?我們倆肏屄的時候都是他先吻我,摸我,把我挑逗的屄里出水,都濕淋淋的了,插進去一點不費勁啊,怎么會插不進去呢,你屄里太干了吧??」

  馨蕊笑道:「我也不太懂啊,反正都插漏了套兒,真糗啊,嘻嘻……」美琳道:「這方面我家老鄭可在行了,什么都懂,那玩法可多呢,總是搞的我淫水淋漓的,都舍不得讓他的雞巴離開我的屄,我們那天他是雞巴插在我屄里睡著的呢!」

  馨蕊羨慕道:「是嗎?一看他就挺會的,嘻嘻……琳琳……你的命真好,找了個懂風情會玩的老公,我家那個就不行,對了,他是咋會這么多的呀!」「他喜歡看書,我們還有一些影碟什么的,跟那里面學的。他還用嘴吻我的小屄呢。」

  「是嗎?你們真會玩啊,那感覺是不是美死了呀?」馨蕊看著美琳笑道。

  「可不是嗎,他愛極了我,恨不得把舌頭都插進我屄里肏呢,還有,用舌尖舔陰蒂,一舔,我就癢癢的酸酸的,忍不住的流水兒,嘻嘻。」「我倆開始都不會這些,嘻嘻,后來也是看了影碟,我們也試著用嘴玩過,的確是美極了,嘻嘻。現在每次我倆做愛我們都互相用嘴舔,他舔我的小屄,我含他的雞巴,嘻嘻,是挺美的。」

  美琳聽了,不住點頭,「對,那滋味可美了,尤其是感覺雞巴在嘴里由軟變硬,一點點的嘴里就放不下了,漲的粗粗的長長的,嘻嘻,男人真好玩,那玩意都會變的,嘻嘻……我家老鄭的雞巴硬起來可長可粗了,對了,你家老陳的雞巴大不大呀?」

  問道這里自己都覺得有些害羞,問人家的老公雞巴大不大,也不知道馨蕊會不會吃醋呢,馨蕊媚眼如絲,大方地笑道:「他雞巴可長、可大了,勃起后那么老粗,插進屄里感覺可漲挺了,我屄小,都有點肏不進去呢,淫水少的話,他那雞巴就干捅也捅不進去,把他急死了呀,嘻嘻,那不把套子都肏漏了嘛,嘻嘻。」說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美琳也笑道:「嘻嘻,是嗎,雞巴大還不好嗎?我是樂不得的喜歡讓大號的雞巴肏屄,充實啊,我家老鄭的雞巴我們量過,勃起后大概15厘米左右,陳輝有嗎?」

  馨蕊笑道:「差不多吧,反正我就覺得他那大雞巴可大可大了,嘻嘻,也沒具體測量,回去我也量一下,嘻嘻。」

  美琳道:「讓他倆比比看誰的長啊,哈哈……」馨蕊也笑道:「那還不如哪天有時間讓他倆直接脫了褲子比比呢,免得讓對方以為是在吹牛,嘻嘻。」

  美琳笑道:「比就比唄,嘻嘻,對了,馨蕊,你是不是特別愛他呀?

  馨蕊道:「是啊,他追了我好久,他家兄弟多,條件不怎么好,開始我沒同意,后來還是給他追到手了,嘻嘻,也是被他感動了。」美琳道:「恩,他真有恒心啊。」

  馨蕊道:「也是他追的太緊了,天天接我送我,給他賴上了,嘻嘻,我尋思只要倆人好就行,這輩子有個知道疼你的老公,我就知足了。」美琳道:「我是覺得老鄭對我挺好的,還挺開事兒的,我就和他好了。」馨蕊道:「恩,你老公他也挺帥的,我看他挺可愛的。」美琳笑道:「看來你和我老公想的一樣,我看他也喜歡你呢,要不哪天咱們換換呀?」

  馨蕊笑道:「換就換,嘻嘻,就不知道你舍得不舍得呀?」美琳道:「那有啥呀,你舍得就行,嘻嘻,多一個男人也是好事啊,到時候咱們比較一下他倆有啥不一樣,嘻嘻。」

  馨蕊笑道:「那好呀,回去我就跟老陳說,說人家美琳想和他好呢?嘻嘻」美琳道:「那你說他能不能愿意呀?」

  馨蕊道:「他們男人還能不樂意?有咱們這長相的讓他們換著玩,那還不美死他們了,嘻嘻」

  美琳道:「我家老鄭肯定是愿意的,他特別喜歡這個。特別是和你,嘻嘻,你可是他的夢中情人哦。小妖精,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男人怎么就都那么喜歡你呢?嘻嘻」

  馨蕊道:「得了吧,要說都喜歡你還差不多,我就是個比你高點,哪有你那么好啊,水兒還多,男人都喜歡你才是真的,嘻嘻」兩個女人聊著私房話,不由得心里都小鹿亂跳,其實,女人骨子里都是非常喜歡淫亂的,只是膽子小,需要好男人的引領才會放開。馨蕊又道:「對了,你家老鄭是你的第一個嗎?你以前那個對象沒給他肏過呀?」美琳笑道:「這可不能告訴你,嘻嘻。」

  馨蕊笑道:「這么說就是肏過的了,快說說嘛,我也想聽聽嘛。」美琳道:「那你可要保密啊,我家老鄭不知道的,以前我不是和王虎好過嗎,我怕他知道了生氣。」

  馨蕊道:「我能說嗎?我以前不也和徐飛處過嗎?咱們都不說。你和他處的時候你倆沒肏屄嗎?」

  美琳道:「我們親過嘴兒,互相摸過……」

  馨蕊笑道:「我和以前對象也那樣過,那你摸過他的雞巴嗎?他摸過你下面的小屄沒有啊?」

  美琳羞紅了臉:「摸過的,那時候可害怕了,他一個勁的要捅進去呢。」馨蕊道:「你們做愛了呀?那到底肏沒肏屄呀?」美琳道:「你想知道啊?呵。那時候我倆經常去他家的老房子那,到了那就想和我干。」

  馨蕊道:「那干了嗎?是咋干的,快說嘛!你可真墨跡,嘻嘻……」美琳左右看看,小聲道:「也算是干了吧。」

  馨蕊眼里泛光,感興趣極了,「怎么還叫也算干了呀,肏了就是肏了唄,那有啥呀,現在處對象哪有幾個不肏屄的?快說說,是怎么干的?看你說話咋這么費勁呢,我還能給你說出去呀?嘻嘻……」

  美琳其實不是不想說,有了這種事驕傲得很,哪有不在好友前賣弄的道理,就故作神秘道:「這事誰也不知道,我只跟你說,有兩次,我和王虎去他家平房,有一次他扒了我的褲子,讓我用手摸他的雞巴,摸著摸著雞巴就硬邦邦的了,然后……」

  馨蕊道:「嘻嘻,那肯定是肏進去了吧?」

  美琳道:「我倆先是互相用嘴弄,然后他用大龜頭子在我的陰唇上來回的摩擦,有點想肏進去還有點不敢肏,嘻嘻……」

  「你是不是出了好多水兒啊?是不是也可想了?」「是啊,忍不住流了水兒,然后他龜頭一擠就滑進來了……嘻嘻,肉乎乎的,弄的我心里癢癢的……我用手在他屁股后一按……雞巴就進來一大截……」「那還是肏了呀,嘻嘻,看來你的處女沒給老鄭,是給他了呀?那你老公知道你不是處女身,不介意呀?」

  「是啊,你可不許說出去呀,我老公這人他在這方面很開放,不介意的,說只要兩個人有正事,好好過日子,各自有個什么情人相好的,都不介意,他思想可開放了,嘻嘻。」

  馨蕊羨慕地看著美琳:「這個鄭老花,心里也挺花花的呀,嘻嘻,琳琳,你找了這么好的老公。條件好,又開通,真是好命啊。」「你不也是嘛,陳輝多帥呀,對你又百依百順的。」「這倒是,他這人沒什么主意,啥事都聽我的。」「那你以后要是找個情人什么的他能不能管哪??」「不能管吧?象你說的,各有各的玩兒嘛,嘻嘻,其實我和我以前對象也是什么都做過了,除了沒肏屄,嘻嘻」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長這么好看,處對象不可能只拉拉手吧,嘻嘻,你這人呀,我不說你就不能告訴我吧?」

  馨蕊拉住美琳的手,嘻嘻笑道:「誰讓你是人家小姨呢,你不是長輩嗎?嘻嘻」

  美琳笑道:「那你平時也不管我叫老小姨。」

  「你就比我大一歲,咱倆又是一屆的,叫小姨多別扭啊,嘻嘻。小老姨,你說說看,你家老鄭和王虎,他倆誰肏的好,誰的雞巴大呀?」「不一樣,我家老鄭的雞巴長,但不太粗,王虎的雞巴勃起后很粗,尤其是根部可粗了,但是不是太長,應該說是各有特色,嘻嘻,肏屄的時候吧,我和老公是隨心所欲地玩,花樣百出,快活的怎么叫都可以,和王虎玩的時候就有種偷偷摸摸的快感,心里砰砰跳,有種偷情的刺激,你沒聽人說嗎?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嘻嘻,是另外一種感覺。」

  馨蕊笑道:「是嗎,一想就能特別刺激,趕明兒我也得找一個,那你倆結婚這都幾個月了,王虎還找你嗎?」

  美琳道:「上次我老公出差的時候,晚上我給他打電話,他就來了,嘻嘻,我們玩了整整一宿呢!」

  「那你老公他不知道啊??」

  「不知道。」

  「你不是說他不介意嗎?何不告訴他呢,要是他不管,也省的以后你倆還得偷偷摸摸的呀。」

  「現在不能說啊,他嘴里說是不介意,但事到臨頭誰知道會不會吃醋啊,畢竟他那么愛我,要知道我偷偷和別人搞破鞋,給他戴綠帽子,他還是會難受的,是不是?」

  馨蕊點了點頭,「是這么回事,那你打算和你那老相好一直保持這種關系嗎?」美琳道:「斷不了啊,也舍不得,你不知道,當和別人肏屄時,那種不一樣的感覺真的很吸引人,特別的快活,嘻嘻,我都覺得自己挺騷的。」馨蕊笑道:「是啊,小騷逼,你真挺騷,但還不算太騷,除了老公才一個情人不能算太騷,咦?你不會還有別人吧?」

  美琳嘆了口氣,道:「你還真猜對了,除了他還有,嘻嘻……」馨蕊笑道:「這可咋整啊,看來人好看這事就少不了啊。你還和誰搞了呀?」美琳道:「別人就是偶爾的了,沒有固定的,我告訴你吧,有一次我們班同學聚會,男的有他、蔡陽、還有蔡陽的同事李志平,女的是我和楊麗娜,我們5個那次在一起吃飯,喝了不少酒,大家就提議去唱歌,誰知道唱完歌他們不知道誰在歌吧樓上開了房,我和麗娜也是喝多了一點,稀里糊涂的,借著酒勁大家都瘋了,他們三個男的輪奸我們兩個女的,那天玩的,真刺激呀,嘻嘻……」馨蕊笑道:「這人都瘋了呀,嘻嘻,你們就那么大伙在一個床上亂肏啊,那不是互相全曝光了嗎,媽呀,可羞死人了呀!嘻嘻……美琳笑道:「是兩個床,對著的,唉,也不知道咋整的,陽子跳舞的時候就和麗娜又親又摸的,到了房間就摟到床上去了。」馨蕊問道:「那你和王虎不也是嗎?」

  美琳道:「可不是嗎,當時也忘了害臊了,當著大伙的面就都脫光了,我琢磨是喝了酒壯膽了。」

  馨蕊道:「那你們成兩對了,剩下那個男的呢,他咋整啊?難不成他觀戰啊?

  嘻嘻,哎呀媽呀,可磕磣死了呀,嘻嘻……」

  美琳道:「可不是嗎?你說麗娜和陽子還行,畢竟是同學,曝光就曝光了,他怎么也算是外人,當時我都害臊了呢。不過接下來的事更磕磣呢,你猜怎么著,他也脫得一絲不掛了,然后從后面抱住了我……」「啊?那就是說王虎從前面抱你,他從后面,這可咋整啊?亂了套了呀,那他倆就這么一起玩你了?你這野漢子就這么把你讓他朋友玩啊??」馨蕊聽的有些動容。

  「是啊,當時我也挺不樂意的,不過既然大家都放開了,都群奸了,也不好拒絕呀,我看麗娜和陽子也脫光了在旁邊床上就肏上了,看那樣子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估計他倆也是老相好了,呵……」

  馨蕊道:「肯定是了,想不到麗娜一個當公務員的也挺風流啊。那接下來你們是咋玩的呀?」

  美琳道:「接下來玩的就花花了,王虎抱著我,花言巧語的商量讓志平肏我,我背向他被他托著坐在床邊,就像給小孩把尿的姿勢,把我的屄扒開就叫志平過來肏我的屄,然后他挺著根大雞巴就過來肏我了,嘻嘻……」「看來你的相好的是把你送給人家玩了,真不講究……嘻嘻……」「就是啊,這個死小子,就那么把人家捧到外人面前給人家肏了。他還在旁邊津津有味的看著,看來也是個活王八的料啊。」「嘻嘻,我看也是,不過反正你倆也不是兩口子,就不知道她老婆給他戴幾頂綠帽子了,呵呵,那你感覺他肏的美不美呀?他的雞巴啥樣啊?大不大呀?」「一般大吧,和我家老鄭的差不多大小,可挺會肏屄的,知道三淺一深,九淺一深的肏法,干的我也挺舒服的,我心里暗想,我和王虎處了那么久他都這么不珍惜我,索性我就叫的挺大聲的,讓他看著、聽著,讓他知道我被肏的有多美,嘻嘻。」

  「他才不會吃醋呢,要是他老婆還備不住,這你可猜錯了,嘻嘻」馨蕊笑道。

  「誰知道了,反正肏了有100多下以后,他就把我放倒床上了,然后把他的雞巴捅進來了。」

  馨蕊笑道:「他們這是輪奸你呢,嘻嘻……」

  美琳道:「就是,真是一群牲口啊,不過真是挺刺激的,王虎的雞巴可就粗多了,一肏進我的小屄就覺得漲乎乎的了,那滋味又不一樣了……」「那他們幾個沒輪奸麗娜呀?就光輪奸你一個了??」馨蕊好奇地問。

  「你聽我說呀,這不是王虎肏上我的屄了嗎?志平就去肏弄麗娜了,陽子看到就從麗娜身上下來了,把麗娜讓給志平肏,他呢,就上了我們這個床,掐著雞巴等著肏我,嘻嘻,他們幾個好像都計劃好了似地,一人肏一會,100來下就換人肏,反正是就這么的輪流肏屄,每個男的都肏了我倆的小屄有兩三回,最后再射精。」

  「那是咋射的精啊,你們帶套了沒有啊,別懷上孕啊?」「那次都沒帶套,整的我也特害怕,好在是安全期,沒啥事,這不就這么的輪奸了吧,后來他們連哄帶騙的把我倆哄到一張床上了,讓我倆并排躺在床邊,他們三個排隊肏我倆,然后陽子在肏我的時候射了精,接著是我那二老公王虎,也不嫌臟,眼看著我的屄里往外流陽子的精液呢,就籍著精液把大雞巴肏進我的屄,然后好像更興奮了似地,肏了20幾下就射了精,倆人的精液在我的小屄里面都合到一塊了,射了幾下,這時候不是志平在麗娜的屄里也射精了嗎,你們他們絕不絕,倆人這時候還換了一次呢,喜子把剩下的精液射進了麗娜的屄里,志平也把剩下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小屄,他們還說呢,這是好事均沾,你說他們多不知磕磣哪……」

  馨蕊笑道:「可不是嗎,那這樣說來,他們仨都在你屄里射精了,嘻嘻,看來,你這塊荒地可算是給澆透了呀,嘻……萬一生出了孩子都不知道是誰的了,嘻嘻。」

  美琳笑道:「可不是嘛,好在沒懷上,下次可不敢這么玩了,要不都不知道孩子的親爹是誰了,嘻嘻」

  「那最好是三個都算,可以叫大爹、二爹、三爹嘛,嘻嘻……」說的兩個人都格格笑了起來。

  馨蕊感嘆道:「看你們玩的真痛快,下次再有這事記得也算我一個吧,我也試試和別人大雞巴肏屄是啥滋味。」

  「也就這么一次,事后大家見面也都挺不好意思的,都覺得臉紅,也許是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就沒再干了,只是我和王虎經常搞搞罷了。嘻嘻,總找我……」「你們倆關系好嘛,我們也是,我和老陳結婚前,我原來對象還找我呢?」美琳道:「能不找嗎?誰讓你長這么好看了,我家老鄭都說喜歡你呢?」馨蕊臉一紅,道:「是嗎?真的呀,你凈瞎說,嘻嘻,那你吃醋不?」「我才不吃醋呢,正常,現在誰還不行有個相好的呢,嘻嘻。你喜歡他不?

  他可喜歡你呢,要不我給你倆牽牽線啊??」

  「嘻嘻,你真舍得呀,那好,就把你家老鄭借給我玩兩天吧,省的你整天出去搞破鞋,老公閑著也不公平,再說也浪費呀,嘻嘻。」「拿走吧,嘻嘻,隨便,你啥時候來就給你倆騰地方,嘻嘻」。

  兩個美女聊著私房話,忽然電話響了起來,美琳接過電話,是老公打來的。

  問候了兩句,美琳瞅著馨蕊對電話里笑道:「老公,今天咱們店里來了位美女,你猜猜誰來了?」

  「我猜不到,咱們認識人那么多,你開店,來的人還不是有的是嘛!」美琳笑道:「這個人可不一樣啊,是你的夢中情人呢!」說完,捂上話筒,惡作劇地小聲對馨蕊道:「我偷偷按下免提,你聽著啊……」說完,小心按下了免提,然后又說:「這個人可是老公你朝思暮想的呢,嘻嘻。」擴音器里傳出男性輕輕的笑聲:「誰呀??呵呵,是馨蕊來了呀??」美琳沖馨蕊擠了擠眼睛,笑聲道:「怎么樣?我沒說錯吧,他可喜歡你了……」

  馨蕊羞紅了臉,沒有出聲。美琳繼續挑逗老公:「就是啊,她還問你干啥去了呢?看來她也惦記著呢,嘻嘻……」

  鄭浩然笑道:「真的假的呀,你就逗我吧,人家那么漂亮能看上我嗎?呵呵,再說了,人家能象你那么不正經嗎?呵呵。」

  美琳笑道:「呸,就你正經,我們都不正經,告訴你吧,馨蕊就在后屋呢,我叫她出來你倆嘮吧。」

  說完把話筒交給馨蕊。

  馨蕊接過電話笑道:「老鄭啊,猜猜我是誰?」浩然聽出是馨蕊的聲音,顯得很激動:「馨蕊呀,真的是你呀,你啥時候來的呀?」

  馨蕊笑道:「有一會了,你這領導一天真忙啊,把這么漂亮的老婆扔家里你也放心??」

  浩然笑道:「不放心咋整啊?也不能整根繩子拴著呀,這年頭誰還不行有點小想法小思路呢,呵呵,要說到漂亮,她怎么也沒你漂亮啊,前面一走,后面跟一排,那回頭率都百分之一千了,呵呵,對了,你自己來的呀,你家老陳呢?」馨蕊道:「出去了,也不知道找哪個相好的去了,我這閑著難受就來看看你倆,你這大忙人也不著家啊,你們這些男人想咋的呀,都不要家了呀?不怕老婆跟別人跑了啊?嘻嘻。」

  浩然笑道:「跑就跑了唄,那玩意人家要跑你也不能把腿給拴上是不是?呵呵。下次你家老陳不在家提前告訴我一聲,我去安慰安慰我們的大美女去,這機會不抓住了還行??」

  「真的呀,就怕你不敢來呢,你老婆可在旁邊呢啊,一會聽見了,別回頭回到家跪洗衣板啊……」

  浩然笑道:「跪就跪唄,為了你跪刀子也得跪不是??」馨蕊聽了,心下暗喜,嘴里卻道:「你這張嘴是不是抹了蜂蜜了呀,怪不得把我們最漂亮的美女追到手了了呢,真會說話呀。嘻嘻……」「那你看,必須的嗎,得罪誰也不能得罪我們打美女是不是?那可是21世紀的第一生產力呀,呵呵。」

  「嘻嘻,油嘴滑舌的,就會說,你也不回來呀,得了,我可不聽你灌迷魂湯了,我要走了,你和你老婆聊吧。」

  「別走啊,好容易來的,這么大的美女來了,怎么我也得回去看看去呀,等我會,我一會就回去,讓美琳先陪你聊一會。」「切……我倆有啥可聊的呀,咋的,你讓我倆搞同性戀啊?嘻嘻」「呵呵,那就搞唄,沒事兒,安全,還省的整出孩子來,哈哈哈……」浩然沒想到馨蕊和自己說話這么隨便,這么大方,看來把她搞上手有門兒。兩人又互相調侃了幾句,心里各自暗暗歡喜。

  美琳接過電話笑道:「咋樣啊,老公,聊的挺好吧?」浩然笑道:「挺好,呵呵,沒聊夠呢。」

  美琳對著話筒說,同時免提放音也是給馨蕊聽:「沒聊夠就趕緊回來呀,馨蕊也沒和你聊夠呢,你回來,你倆上里屋去,那兒還有床,你倆上去好好聊聊,我給你們把風,嘻嘻。」

  浩然笑道:「行啊,這可是你說的啊,可不許反悔啊,回頭他家老陳要來找老婆,我就把你給人家送過去。」

  美琳笑道:「美的你們,你們這是要玩換妻呀,那可便宜死你們這些男人了,換著玩兒你們占便宜,我們可吃虧了呀,嘻嘻。」「那吃啥虧呀,你們女人適當的換換口味不也挺好嘛,這天天吃一道菜,就是山珍海味也有吃夠的時候不是,就得經常換點別的吃,才不會膩歪嘛。」一番話說的美琳和馨蕊對望一眼,連連點頭。美琳故意對馨蕊說,同時也讓浩然聽到:

  「蕊兒啊,我家老鄭說要和你們夫妻倆玩交換呢,咋樣啊?你們樂不樂意呀?」馨蕊笑道:「換就換,誰怕誰呀,嘻嘻,到時候就怕你們男人的那個小噴壺會被我們給吸干了,那你們可就糗大了呀,嘻嘻」美琳道:「就是就是,嘻嘻,不過我告訴你,我家老鄭可厲害,別到時侯給你干的三天下不了地呀,嘻嘻。對了,那你老公舍不舍得呀?人家干不干呀?」馨蕊道:「他還能不干?要說換別人備不住不干,要說是你美琳呀——嘻嘻,他得樂出鼻涕泡來了。嘻嘻……」

  美琳道:「那你打電話讓你家那帥哥回來呀,老公,你也回來吧,咱們四個出去吃飯去,吃完飯,今天讓馨蕊在咱家睡,我去她家和她老公睡,嘻嘻。好不好呀?……」

  浩然笑道:「真的呀,老婆,你太偉大了……這真是太棒了,我馬上就回去。」「快回來吧,人家馨蕊等你呢!嘻嘻……」

  「等我干啥呀??」浩然得了便宜開始賣乖。

  美琳看了馨蕊一眼,知道此時她已經動了春情,于是不再顧及,放浪地笑道:

  「馨蕊呀,她現在是雙手扒開了小屄,等著你用大雞巴肏她的小屄呢,嘻嘻,老公,你不是早就想和她搞破鞋肏屄了嗎?快來吧……嘻嘻。」浩然笑道:「小騷逼,讓你說的我雞巴都硬了,不行了,我得趕緊走了,嘻嘻」說完,掛了電話。

  美琳回頭看著羞紅了臉的馨蕊,馨蕊撲哧笑了起來,笑罵道:「看來今天是來錯了,整的還回不去了,嘻嘻。」說著笑瞇瞇的,臉兒一下就紅了,用手直捂發燙的面頰。

  美琳道:「還回去干啥呀,你也打電話叫你家老陳回來呀,這機會多好啊?」馨蕊道:「恩,我給他打電話,不過你得勾勾他,別萬一他再不樂意,要是那樣,就不好了。」

  美琳道:「那不管,就算他不回來,你今天也得奉獻了,嘻嘻,那就便宜我家老鄭了,咱倆一起伺候他一下,那他就成了『攬二美而冠天下』了,嘻嘻」馨蕊笑道:「你就不怕咱倆把你老公的精液給抽干了呀,嘻嘻,看你以后還肏什么??」

  美琳道:「不還有你家老陳呢嗎?讓他接力嘛,嘻嘻。」這時馨蕊的電話已經接通了。「喂,你在哪呢?……啥時回來呀?……哦,……我在琳兒店里呢……恩,她要留我在這吃飯……你回來吧……對…她家老鄭也回來……你直接到這兒吧……對對……怎么?有事兒啊?……不行,一定得回來……單位?……那就推了唄……也不是什么關系特好的……對……琳兒說讓你必須到……嘻嘻……她說她想你了……嘻嘻……真的……那你和她說話呀??……恩……」話筒遞給了美琳。

  美琳接過話筒笑道:「你啥意思啊?咋的呀,不敢見我呀?怕我吃了你呀?」陳輝笑道:「呵呵,咋的,馨蕊說你想我了,真是受寵若驚啊,嘻嘻,一聽就不是真的,要說我想你大美女了還有人信,要說大美女想我了,怎么聽可能性都不大,呵呵。」

  美琳笑道:「雖然嘴沒說,不代表心里沒想,呵呵,你這大帥哥哪個女的不喜歡呀,就不知道人家大帥哥能不能看上咱們這人老珠黃、殘花敗柳的呀!」陳輝笑道:「姑奶奶,天地良心哪,你這是罵我呢,我是心里想,嘴上不敢說呀,我家馨蕊那老厲害了,我還想多活兩年呢……」美琳道:「別整那沒用地,我跟馨蕊可說好了,一會你倆男的回來咱們一起吃飯,好好聊聊……」畢竟覺得很害臊,沒往下說。就把話筒遞給了馨蕊。

  馨蕊結果電話接道:「老公……告訴你……你的好事來了,嘻嘻……我和美琳說好了……一會你倆回來……吃完飯……她可以讓你……讓你……嘻嘻……讓你今晚陪她……嘻嘻……咋樣啊?你這回可占大便宜了……嘻嘻……」陳輝聽到這么說,樂得差點跳起來,嘴里忙說:「老婆……那就是說……今晚上……咱倆和他倆可以……換著……互相的……呵呵……那個……這個呵呵……老婆……是不是啊?……」

  馨蕊笑道:「死相……別美壞了你啊……到時候你可悠著點啊……別把咱家的肥水都流干了……嘻嘻……」

  陳輝笑道:「不行,我一會得和浩然說好了,讓他給你這兒得多灌溉點……咱家不能吃虧……嘻嘻……」

  馨蕊罵道:「你就不怕灌多了給你老婆整懷孕了啊?」陳輝道:「你這么說提醒我了,用不用買套啊?」馨蕊笑道:「不用了,他家這有,待會兒分你幾個,我倆碰巧都是安全期,這回盡量不用那個。」

  「那你回家燒點水,待會兒大家可以洗澡。」

  「好,嘻嘻,還是老公你想的周到,嘻嘻,快回來吧,美琳想你想的都不行了,嘻嘻……」

  「馬上馬上……」剛掛了電話,浩然就進了屋,看到一臉羞紅的馨蕊,微顯扭捏的兩腿微合,腿根不時的互相摩擦,經驗老到的他馬上意識到女人的下體已經流了淫水,這個動作表明她正在試圖抑制淫水大量的涌出,眼睛就再也不愿意離開那俏麗的臉蛋和修長的玉體,馨蕊也不時的對浩然目送秋波,含笑帶嬌地傾吐著勾人的嬌聲媚語,說的雖然都是普通的對話,但聲音里那婉轉粘人的磁性已經牢牢吸住了男人的心魂。浩然買了些熟食,說就在店里吃,這里沒有外人,還安靜,吃的也干凈,大家連連稱好,又打電話叫了些外賣,開了啤酒,這時,陳輝也到了,停好了車子,幾個人七手八腳的關門打了佯,回到屋里就開始吃喝起來,按理說,四個人第一次的換妻聚會一般都很尷尬,可奇怪的是他們幾個卻一點也沒感覺到,可能是因為彼此都太熟悉了,而且對方的老婆都是自己的夢中情人,所以,誰也沒有想到得失,只是一門心思的渴望好事得逞。

  大家隨便坐下來吃飯,我看到馨蕊和美琳坐到了一起,笑道:「這怎么行?

  哪有你倆這樣坐的,必須得男女搭配坐,吃飯才有滋味。」陳輝也笑道:「就是,就是,吵著要換座位。」美琳和馨蕊都笑了,問應該怎么坐,陳輝道:「那還用說,當然是不許挨著自己老公了,要挨著別人老公坐。」她倆相視做出個苦笑的表情,只好換了座位,當全身散發著誘人幽香的馨蕊坐到我身邊的時候,我覺得還沒喝就有了三分醉意了,陳輝伸出胳膊不客氣地把我老婆琳琳的肩膀就摟了過去,我還有些不好意思,倒是馨蕊大方把手臂搭上了我的肩頭,我心里一蕩,順勢摟住了她的細腰,我們幾個一邊吃喝,一邊饒有趣味的隨意聊著,身邊坐著的是對方的老公、老婆,就這樣的摟摟抱抱、摸摸弄弄著,不時挑弄的嘻嘻嬌笑著,男人喝的微醉,女人粉面含春,不知道是酒醉了人,還是人兒自醉。

  陳輝吵著要和我老婆喝交杯酒,老婆眼中泛光,秋波蕩漾,嘻嘻笑罵他要死,我見了不依不饒一定要他倆喝,于是倆人站起來,跨上胳膊,喝了個交杯,大家都大笑鼓掌叫好,然后我對馨蕊說咱們也喝,馨蕊說好,并不服輸地提議說不光要和我喝交杯酒,還要像兩口子那樣拜天地,行大禮,我樂得心花怒放,四個人玩的好瘋,一時間氣氛十分的熱烈。真是酒壯色膽,我覺得已經不能忍耐的想要和女人做愛了,那邊陳輝已經脫了外衣,光著上身,摟著琳琳倆人在耳鬢廝磨著。

  我看差不多了,時機已經成熟,就吵著熱,提議大家去浴室沖洗,先是馨蕊和美琳進去洗,很快洗完出來了,兩人都只穿了三點式內衣褲,美琳不用說了,看到馨蕊的曲線玲瓏的身體如出水的蓮花,我不由得有些看呆了,陳輝也盯著美琳看,美琳笑道:「怎么,沒見過美女呀?」

  馨蕊也嬌笑道:「看啥呀?快洗去得了,琳兒,咱倆得穿上衣服,要不都走光了,嘻嘻……」話語間卻很是自信的得意。

  也大方地任我們觀賞。我看著這絕美的雪白玉體,再看看馨蕊的表情,她沖我曖昧地笑,那邊陳輝也正和老婆眉來眼去著,你看我我看你,相對含情脈脈地眉目傳情。

  美琳道:「你倆去洗吧,還有熱水呢!」

  我就和陳輝一起進了浴室沖洗,看到他胯下那根大雞巴,不由羨慕不已,心想:「怪不得馨蕊說肏漏了避孕套,原來,陳輝的雞巴的確是很大,勃起后一定是個龐然大物哩,一會要是和美琳肏屄,不知道老婆會是什么感覺?」心里胡思亂想著,發現陳輝也在不時的看自己的雞巴,心里明白他估計也是一樣的想法,笑道:「哥們,家伙不小嘛,怎么樣,你老婆受不受得了啊?」陳輝笑道:「還行吧,你的也不小嘛,她們女人都喜歡大號的呢。」我笑起來:「是唄,呵呵,你小子挺有命,娶了馨蕊那么漂亮的女人,真羨慕你呀!」

  陳輝道:「還行吧,也是我追的狠,要不然不定讓誰整去了,呵呵,你家美琳也不錯呀,都說你命好呢,娶了那么漂亮的女人。」「咱倆看來命都不錯,不過,她我感覺身材有點胖了,沒有你老婆那么苗條,還是馨蕊漂亮。」

  陳輝道:「我不覺得,女人身上還是得有點肉,太瘦了就沒有肉感了,我喜歡美琳那樣的,既漂亮又豐滿,那摟著多舒服啊,嘻嘻。」我笑道:「咱倆這點有點區別,我喜歡馨蕊那樣的,苗條,摟著小鳥依人的,惹人憐愛,呵呵。」

  「那正好,呵呵,咱們是各取所需了,哈哈。」說完倆人都笑了起來。洗過澡,看到我倆有說有笑的,馨蕊笑道:「這哥倆說啥呢,這么開心啊,說我倆呢吧?」美琳道:「那還用說嗎?他們男人到一起不說咱們女人那才是怪事呢。」四人說說笑笑的,便魚貫進了里屋,里屋是一個20多平米的房間,一張大床占了半間屋子,馨蕊問道:「這屋就一張床啊?」我笑道:「是啊,這是搭的一個通鋪,沒辦法,今晚咱們就只好擠一擠了。」陳輝也笑道:「擠一擠好,擠一擠熱乎,就不知道這床結實不,能承受住這么多人嗎?呵呵……」說完,挪揄地看著兩個美女笑。

  馨蕊啐道:「呸,你們這些男的凈不想好事,嘻嘻……」我笑道:「放心吧,我這床是柞木板的,立柱是角鋼的,別說四個人睡,就是再來四個也絕對沒問題。」

  陳輝道:「關鍵是不光睡覺啊,還得活動不是嘛,哈哈……」美琳道:「放心吧,我們都試過,咋蹦跶都不會塌的,一個大男人,比女的膽子還小,嘻嘻……」陳輝聽她笑自己,順勢從身后就很自然地摟住美琳,笑嘻嘻地道:「誰害怕了?我就是隨便問問。」

  美琳也大方地依偎進陳輝的懷里,手攬住心上人的熊腰,嬌滴滴地道:「放心吧,帥哥,不過輕點折騰就沒事了,嘻嘻……」說著話,四人便脫了鞋,隨便上去坐了,試了試結實程度,紋絲不動,所有人都放了心,陳輝顯然已經和美琳粘糊上了,手離不開她的身體,一上來,摟著美琳不肯放手,倆人笑嘻嘻地你摸我,我親你的,親人的很,我一見兩個人大方地摟上了,心里一陣興奮,急忙也拉住馨蕊的小手,攬住她的細腰,那香噴噴的柔體讓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馨蕊顯然還有些不好意思,有點放不開地半推半就著,不過看到自己老公已經和好友美琳親熱地摟摟抱抱了,也受了感染,吃吃笑著,也不再躲避,卻把個軟綿綿、柔若無骨的身子往我的身上貼過來,我就勢雙手緊緊摟住蠻腰,湊過去吻上她的紅唇,馨蕊口鼻中發出:「嗯,嚶嚀……」一聲嬌吟,軟如棉花糖般的嫩唇便被我的嘴唇吸住了,我的舌頭伸進馨蕊嘴里,找到那靈巧的小舌輕輕吸住了,與我的舌頭攪拌一起,吸舔含吮,馨蕊不時『嚶嚶』地興奮地嬌喘著,回應著我的狂吻,小手繞住我的熊腰,緊緊抱住了我,胸前一對軟綿綿峰挺的妙乳已經誘惑般的靠在了我的胸前,我攬住她腰際的手緩緩滑動,鉆入了裙帶,撫摸上纖細的腰兒,下探,豐滿光滑溫潤彈性的雪白屁股,來來回回的撫摸著,感受著她細腰的挺拔細滑和屁股的綿軟彈力,時而雙手一起用力摸下去,在兩瓣屁股上搓揉,這樣的刺激馨蕊如何受得了,嘴里嬌喘吁吁,玉體亢奮地隨著我的愛撫而扭動,我的手又從后往前滑了半圈,探到前面,向下一深,劃過平坦光滑的小腹,再往下摸,感覺到毛茸茸的毛兒,那是馨蕊的陰毛,我的手便挑逗地在陰毛從中撥弄,馨蕊給撩撥的喘息更甚,我雙手脫下她的內褲到膝蓋,手指下滑到火熱陰門,挑開了陰唇,插入了濕滑滾燙的小屄,馨蕊嬌軀狂扭,興奮得咿呀一個勁呻吟,手兒在我的腰際也試探性的滑下去,掌心撫過褲子前那已顯支起的部位,當然,就是我的雞巴,她摸到我的褲帶,不得要領地解不開,卻不好意思說什么,只隔著褲子攥住了雞巴揉捏。

  那邊廂,老婆正被陳輝按站靠在墻邊,老婆和陳輝的褲衩都已經脫掉了,上身卻還沒來得及脫掉,陳輝就已經用手抬起老婆的一條腿一手握著雞巴在老婆的屄上摩擦,找到了屄口,下身用力前傾頂送,就把雞巴插入了美琳的小屄,然后站著挺動起來。

  我一看他們已經肏上了,不甘落后,急忙,三下兩下脫下了褲子和褲衩,把馨蕊的小手放到我的雞巴上,馨蕊一把攥住,來回套弄,今天終于占有了這個我夢寐以求的美女,我簡直快活的要瘋了,我要仔仔細細的好好品嘗馨蕊這身美肉,我扒光了她的衣服,馨蕊躺倒在床上,我的身體嚴密地覆蓋到她的玉體上,把她全裸的火熱肉體緊緊的擁抱住,吻遍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我舔、啯她的奶頭,然后向下在肚臍的四周親吻,最后分開玉腿,親吻、吮吸她火熱的肉屄!馨蕊看我如此的憐愛她,感動地叫著:「親愛的,啊……好美啊……浩然……我愛你……啊啊……」并且含住了我的雞巴吞啯!在她賣力的舔啯下,我的雞巴勃起到了極致,再也不能忍受那種腫脹感,而我的面前就是我那心愛的美女水淋淋的小熱屄,我迫不及待地把沾滿馨蕊口水的粗大雞巴插入了馨蕊的火熱的同樣沾滿我口水的肉屄,飛快地進進出出,狂肏了起來。

  旁邊的陳輝和我老婆美琳此時也肏的熱火朝天,陳輝那粗大的雞巴已經全根淹沒在我老婆的肉屄里,快速的來來回回聳動著屁股肏干著屄肉,我老婆奮挺著大白屁股,把個小屄盡力的迎湊著雞巴的出入,嘴里不停的浪叫著:「啊……陳輝啊……你的雞巴……好硬啊……哦……哦……真有勁兒啊……肏我吧……啊……大雞巴……使勁兒肏我……肏我的屄呀……啊……親愛的……好老公啊……把……我……的小屄……肏飛了……啊……真美……我的大雞巴……嘻嘻……」叫著,小手把住了陳輝的屁股后面,隨著陳輝的肏干幫助他用著勁兒的撞擊自己,那根粗大的大雞巴在我老婆的屄里進出的更加賣力。看到老婆被哥們肏的這么爽,同時自己也肏著哥們的老婆、自己夢中情人火熱的小屄,我快活的發狂。

  感官的刺激和身體的極度爽快,令我感覺象是成仙了一般。看著懷中抱著的美人兒,仿佛她臉上的雀斑都是那樣的美麗,瘋狂地在那俏麗的臉蛋上親吻著,不時的向她的耳眼兒里吹著氣,我知道這樣會讓女人感覺奇癢無比,淫水大量分泌,從而加深性交的樂趣,嘴里也不住的在馨蕊的耳邊叨念著:「啊……我的寶貝兒……馨蕊啊……我終于愛到你了……我愛死你了……我的心肝……寶貝兒啊……真美啊……我的親老婆……我做你老公好不??啊……啊……你真美……我好愛你啊……馨蕊……怎么樣……我肏的你……美嗎?」馨蕊此時小屄被我肏的一陣陣的高潮,美目中閃爍著肉欲的光芒,臉兒紅撲撲的,感受被肏干的一波波的高潮,那肉滾滾粗硬的大雞巴在自己體內來回的沖撞,刮磨陰道壁帶來的美妙快感,再聽到我的贊美,完全放開了矜持,她要盡情的開放自己,盡情享受男女性交這人世間最快樂的美事!奇怪于自己為什么和丈夫做愛就沒有這么刺激、這么快活,原來和配偶以外的人做愛才更加的美妙啊!

  原來搞破鞋偷人養漢、群交才會達到這么美得效果啊!她感到自己胯間那朵鮮花,不停地綻放著,盛開著,完全陶醉在淫蕩里,聽到那邊廂好友美琳在自己丈夫胯下浪蕩的叫床,也受了極深的感染,不甘示弱地表現著自己的浪態給男人們看,她也要叫出最美妙的浪話給男人聽,你看她抱緊了我聳動的身體,一邊用小屄迎湊著雞巴的進出,配合著被操,一邊嬌喘吁吁同時又是很喜悅地歡笑著:「啊……老鄭……嘻嘻……你就那么……喜歡我呀……嘻嘻……這回……可給你……得到了吧……嘻嘻……你高興了吧?……啊……那你就……盡情地……玩我吧……占有我吧……對……使勁兒……使勁兒地……肏我吧……我喜歡……我喜歡啊……喜歡你那……又粗又大的……大雞巴……用力肏……嗚耶……恩!……啊!……」

  聽了馨蕊媚到骨子里的叫聲,我肏的更加有勁兒了,女人的叫床對男人是極大的鼓舞,就算是累吐血恐怕也在所不惜,那邊陳輝和我老婆也是一邊肏著一邊觀賞著我和馨蕊的動作,聆聽著彼此的淫詞浪語,大家的目光一經交匯,都有些害羞中帶著新奇和喜悅表情,你看著我笑,我看著你也笑,這微笑中包含了無盡的深意,肏著彼此的老婆,看著自己的老婆被正在被自己肏著的她閨中密友的老公肏,這種美妙感覺是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不會體會到的。當戰斗進行了快半個小時左右,大家都有些累了,但我還是舍不得在馨蕊的體內射精,因為一旦射精這么快活的性愛就要結束了,我要多玩一會,所以,當射精迫在眉睫的壓迫感出現時,我就適時的抽出了雞巴使兩人有個短暫得休息,馨蕊當然領會我的意圖,沒說什么,只把個軟軟嫩嫩的纖細玉體和我緊緊相擁著摟抱在一起,互相撫摸愛撫著觀看著陳輝和我老婆做愛,同時親密地接吻著,那邊的兩人看到我們在休息,也放慢了動作,陳輝大雞巴在我老婆的小屄里慢慢的抽送,每次都拔出到陰道口再慢慢插進去,然后看著我笑,那意思仿佛在說你看我在肏你老婆呢!我的動作挺標準吧,我的雞巴夠大吧?我沖他笑笑,沒說什么。

  馨蕊看到這樣,卻不甘示弱地望著握住我的雞巴擼動,媚眼望著他老公壞笑,嘴里忽然道:「不知道你倆誰的雞巴更長?」

  美琳一邊被肏,一邊抽空接過話頭:「那你感覺誰的長啊?」馨蕊笑道:「我感覺都差不多,要不你倆比比呀?看看誰的雞巴長?嘻嘻。」美琳也鼓動陳輝:「對對,你倆比比看,看誰的雞巴長,來,來。比一下嘛。」看到女人這么好奇兒,陳輝笑道:「你倆就折騰我們吧。」說完,倒是聽話的從小琳的屄里抽出了雞巴,我那淫蕩的老婆就拉著他奸夫的大雞巴湊過來,這時我的雞巴也被馨蕊擼硬了,她拉著我的雞巴湊過去,把我雞巴的龜頭貼到她老公雞巴的根部,讓兩根雞巴貼到一起,仔細地比較起來,這一比之下,感覺陳輝的雞巴略長一點,粗細兩人差不多,陳輝的雞巴沒有我的雞巴白,兩個女人笑嘻嘻地擺弄著,饒有興趣地品評著,甚至比較看誰的懶子大,真是受不了,但為了讓人家兩位滿意,也只好配合。

  美琳對馨蕊道:「看來你真沒吹牛,你家陳輝的雞巴是挺長挺大的,嘻嘻。」馨蕊也笑道:「你家老鄭的雞巴也挺長,你看多粗啊,白里透紅的,多好看呀,嘻嘻。」

  美琳道:「你喜歡呀,那送給你了,咱倆換了……嘻嘻……」馨蕊道:「換就換,嘻嘻,我喜歡你老公的雞巴,嘻嘻……你看這龜頭這么大的肉棱子,上面還有這么多浮點呢,怪不得在屄里來回肏那么刺激呢,都是這些點點給人刮的呀,嘻嘻……」

  美琳道:「這不都有嗎?你看你家陳輝這龜頭周圍也都是肉粒兒,嘻嘻,你們男的這根雞巴真好玩,說長就長,說短就短,象變戲法似地。」說的大家都笑嘻嘻地。我笑道:「你們比我們的雞巴,我們也得比比你們的屄,嘻嘻,來,你倆也比比,看看誰的屄小,誰的屄好看。」說完,讓兩個美女都躺下,腿對腿的交叉疊放,倆個美屄湊到一起,我倆扒開對方老婆的屄心子,仔細查看,弄的她倆嘻嘻浪笑,馨蕊的屄門象鮮紅的貝殼邊緣,而美琳的屄門是兩團鮮紅的嫩肉,陰唇肥厚的多,果然不同,陳輝扒開我老婆的屄肉,露出里面鮮紅的小陰唇,伸出舌頭在里面親舔著,感覺十分美味,笑道:「今天咱們玩的這么高興,我看咱們今天就把各自的風流浪蕩事兒都說說,一來是助興,二來既然大家都有這共同的喜好,就都別隱瞞了,在咱們這個小圈子里,就別保密了,好不好?」

  大家聽了這個提議,都紛紛附和,陳輝又說:「那就從小琳這開始吧,呵呵,我的二老婆,你先說說,你這么美的小屄都給誰肏過了呀?」說著笑嘻嘻地看著我,我笑道:「老婆你就告訴他吧,他現在是你二老公了,告訴他你的小屄都給誰的雞巴肏過。」

  美琳的小屄給他舔的麻癢難忍,花枝亂顫,大方地道:「那可多了呢,有我同學王虎、陽子、還有他同事志平,和我們大專班的同學楊松、李明勛、還有浩然你們同事馮斌,還有我單位的領導趙大彪、徐景山……嘻嘻……這些人都和我肏過屄,對了還有一些一夜情的網友……」陳輝聽了笑道:「我的媽呀,這么多呀,看來你身邊沒肏過你屄的還真不多呀,你這不成了大破鞋了嗎?呵呵。」美琳罵道:「就你不是破鞋,我有啥辦法呀,你們這些男人看見人家這樣漂亮的女人就想上人家,肏人家,人家心又軟,不忍心拒絕嘛,就總是被他們得逞,嘻嘻……」

  馨蕊對我笑道:「你找了這樣的老婆,可有的操心了,看來你戴的這綠帽子可夠開商店的了呢……」

  我聽了,也有些意外地說:「我就知道你和王虎搞過破鞋,沒想到,你被這么多人都肏過了,你玩歸玩,可小心別招上性病。那你就慘了。」又對馨蕊和陳輝夫妻兩個說:「小琳這人又多情又實在,唉,不懂得拒絕人家,這不是成了妓女一樣了嗎?」

  馨蕊打趣道:「妓女給人家肏屄還掙錢呢,不像她,不但不掙錢還倒貼呢,嘻嘻。」

  美琳笑道:「多數時候都帶套的,應該沒事的,總之我多注意就是了,就看命好不好,命好肏一輩子也沒事,命不好搞一次破鞋就傳染上性病了,嘻嘻,這種事就不能那么去想……」

  陳輝聽了,嘴巴離開她的小屄,美琳罵道:「怎么?聽說我被那么多人肏過,你是不是嫌我臟了呀?」

  陳輝笑道:「沒有的事,我只是覺得這人上哪看去,看你這小屄這么白凈、粉紅粉紅的,誰能知道竟然給那么多根雞巴肏過,真是看不出來呀。」我接道:「可不是嗎,馨蕊,你的小屄這么緊湊,這么漂亮,就不知道是不是也跟別的雞巴肏過呀?」

  馨蕊笑道:「我倒是沒有,主要是我膽小,怕給人家纏上,倒不是不想給別人肏. 」

  我問道:「那你說說都想和誰肏啊?」

  馨蕊臉一紅,看了看丈夫陳輝,沒有回答。陳輝道:「既然今天大家都說了,那你也說吧,誰都不會笑話誰,大膽地說。」

  馨蕊嘆了口氣道:「這也就是咱們幾個說,和別人可不敢說出去,太磕磣了。

  不瞞你們說,我哥不是離婚了嗎?至于離婚原因,一是因為我嫂子和別人搞破鞋,那人是黑道的,還有,其實也和我有點關系。「我奇怪地問道:」怎么會和你有關系呢?「馨蕊笑道:」我哥有段時間特別郁悶,老婆和別人出去搞破鞋,他在家就很壓抑,我作為妹妹,看在眼里,很心疼,所以我想我應該安慰我哥的,我哥從小就最喜歡我,最疼我,所以,有一天我倆就……「美琳聽了,不以為然地說:「不對吧,我記得你說結婚之夜你倆肏屄時見紅了的,那說明你的小屄沒給別人肏過呀?這是咋回事呢?難道你騙我?」馨蕊道:「我沒騙你,我說的這事情就在我倆結婚后不到三個月,我的處女是給的他,當我不是處女了以后,我的思想也有了改變,就不太在乎和別人做愛了,那天我和我哥哥全都脫光了,就摟到一起去了,他的雞巴勃起的老高,我就讓他肏我,他開始不肯,忍著,后來終于忍不住了,就插了進去……」我恍然大悟:「哦,原來是這樣啊,看來你和你哥亂倫了。」馨蕊臉紅道:「是啊,他晚上值班我有時就跑回娘家去和我哥肏屄,所以,我是一個亂倫的女人,唉!。」說完,嘆了口氣。

  我笑道:「那老陳你知道不知道啊?」陳輝道:「知道,她告訴我了,我也挺理解的,都是家里最親的人嘛,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吧。現在她在單位和她們領導也搞上破鞋了,我想只要不影響家庭就行。因為我不是也和別的女人人肏過過嗎,還有我同學有幾個也都玩過,我覺得不應該只許自己滿山放火,不許老婆點燈,她的事情我能理解。」

  我們這么聊著,大家的思想竟然是這樣的接近,都算是不計較、很開放的人。

  一時間氣氛十分的輕松,這樣瘋鬧了一會,男人的牛子都硬邦邦的豎立起來,于是擺開姿勢,和對方的老婆又肏干了起來。

  一時間,兩對男女咕嘰咕嘰的肏屄聲、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依依呀呀的男女歡快的叫床聲、床板吱吱咯咯的響聲交織在一起,好一幅夫妻交換歡喜圖!好一首美妙的換妻肏屄交響曲!!兩對夫妻交換做愛時,一對性伙伴之間的表現對另一對有著示范的作用,會傳染給對方。從而進行有效交流,任何過火的行為舉止都會迅速的蔓延和被傳承,把快感推向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在這場游戲中,我們都體驗到了無以倫比的快感!

  癲狂過后,兩個妻子又回到了自己老公的臂彎,就像一場美麗的旅行,畢竟玩夠了還是要回家的。看著旁邊的另一對得夫妻重新回歸,大家都會心地笑了,感到夫妻間的感情更深、更親密無間了。最后我在馨蕊的花心深處噴出了一股股的濃精,陳輝則在美琳的體內射了精,大家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事后,我們約定好:陳輝領我老婆去他家過三天,我和馨蕊在我家,這樣交換生活三天,就可以天天看到、抱到、親到、肏到自己深愛的人兒,以徹底解了彼此的相思之苦,那三天,我們幾乎一有時間就做愛,同時想著自己的另一半和對方的配偶可能也在交纏著……仿佛回到了新婚蜜月一樣。

  到了第四天,我們接回自己的老婆,和對方的老婆揮淚道別,依依不舍。不過從此以后,我們都清楚,一種全新的生活在我們面前展開了……晚上,回到丈夫身邊的妻子和回到妻子身邊的丈夫忽然都有些覺得兩個人睡覺是那樣的索然無味,說著悄悄話,還是不知不覺的就提起了對方夫妻。

  瘋狂過后,四個人的心理都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在我看來,從此開啟了一扇心窗,多年的夢想實現,讓我倍感意氣風發,一種從沒有過的滿足感讓我覺得生活真是充滿了樂趣,同時也意識到,畢竟馨蕊還是別人的老婆,在多數時候,對她還只能是一種想念,但我畢竟明白,我可以時常的得到她,這對我來說似乎剛剛好,我喜歡這種想念,那種距離感,這讓我每次有機會上她的時候都會竭盡所能、透支體力,達到一種靈與肉的完美結合。

  陳輝的心里和我有些類似,他顯然對我老婆更加的上心了,兩人經常煲電話粥,要不就是發短信,我時常無意中看到,信息中那些露骨的話語,什么我好想你啊!你想我哪了?我想你的奶子了,想親你的小嘴,我雞巴現在都硬了,想肏你的小屄了……等等。每當這時,我也覺得很興奮,總是挪揄取笑老婆幾句,老婆總是喜滋滋的紅了臉,回罵幾句。說你和她老婆不也這樣嗎,之類的話,然后搶過我的手機看,我們四個人仿佛回到了初戀的那段時光,女人們就像初戀的小女孩,以至于我那風流成性的老婆都冷落了她的老相好王虎,只是偶爾的出去找他約會,她說不想和他處了,但是有點舍不得他的那個大粗雞巴,那么粗大的雞巴還真不好找。

  我罵道:「你這女人怎么這樣啊,一點長性都沒有,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了。」琳琳這時總是沖我一吐舌頭,笑嘻嘻地說:「還是有點舍不得,先處著吧,反正現在我的身子是不能經常給他,他現在排隊要靠后了,至于要不要淘汰嘛,以后再說啦。」

  我知道老婆只是這么說說,其實她這個女人是不會放棄那些男人的,因為我知道她非常重感情,還有就是她真的非常非常的淫蕩……

【完】